目前日期文章:20140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北捷血案之後…怕拿刀、怕紅色 患急性壓力
521北捷殺人案後,28歲林姓女電腦繪圖師看見案發照片和新聞,血淋淋的畫面在她腦海裡揮之不去,耳邊還不斷傳來「走開、走開」的聲音。她害怕進廚房拿刀,繪圖時不敢用紅色,就醫發現是「急性壓力反應」。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忠孝院區精神科主治醫師陳大申說,患者當天也搭捷運,在北捷殺人案的隔天,甚至不敢拿水果刀削水果,因為一拿起刀子就聯想到兇刀。以抗焦慮症藥物治療後,症狀已逐漸緩解。

陳大申表示,案發後一周,門診急性壓力反應病患多1成5,即使已過9天,有些人仍覺焦慮、緊張。

急性壓力疾患,陳大申說,即暴露在某種重大創傷事件壓力源下,1個月內發生特徵性的焦慮、解離和其他症狀。

重大創傷事件壓力源,包含目擊他人死亡、嚴重身體傷害、得知家人死亡噩耗等。他說,北捷殺人案也算是。

陳大申說,患者症狀包括強烈害怕、無助感,小孩子則可能出現混亂、激動等行為。一旦影響日常功能,建議就醫。

 

http://udn.com/NEWS/HEALTH/HEA1/8709613.shtml

..............

北捷喋血案後 急性壓力病患增1成5    2014/05/29 15:40 報導

台北捷運發生隨機殺人案,許多目睹過程的乘客,陸續出現急性壓力症狀,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忠孝院區精神科醫師表示,北捷砍人事件後,最近一週,忠孝院區精神科門診出現急性壓力的患者,增加了一成五,就有一名年輕的女性上班族,透過電視、網路看到血腥照片,結果出現急性壓力,看到刀子就會立刻聯想捷運砍人案,也不敢進廚房。(林麗玉報導)

台北捷運隨機殺人案,經歷砍人事件、目睹整個過程的乘客,還有透過不斷看電視血腥畫面的民眾,陸續出現急性壓力症狀,包括失眠、做惡夢等,就有一位二十八歲的女性上班族,因為當天也搭乘捷運,透過網路看到朋友傳的血腥照片,結果造成嚴重的急性壓力,看到水果刀就怕,不敢進廚房,甚至從事繪圖工作,看到紅色就怕,嚴重影響工作,在家人的鼓勵下,前往就醫。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忠孝院區精神科主治醫師陳大申說,北捷發生砍人事件之後,最近一週,忠孝院區精神科門診,大約增加一成五的病患,表達因為北捷殺人案,引發失眠、做惡夢、過度驚恐、焦慮,甚至本身有憂鬱症、妄想的病患,妄想的病情更加嚴重。醫師提醒,如果在兩天到一個月內,發現有急性壓力症狀,建議就會尋求協助,如果不理會延誤治療,可能會演變成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建議遇到重大創傷,可以試著以平常心看待,多找人傾訴心情,甚至可以參與同壓力的支持團體,把壓力說出來不要悶在心裡。

http://www.bcc.com.tw/news_view.asp?nid=2343637

 

...............

 

北捷隨機殺人災後心理重建 盡速治療急性壓力疾患(acute stress disorder) 以免日後發生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 http://how9999you.pixnet.net/blog/post/369026639

 

 

補充有關創傷後發生急性壓力疾患(acute stress disorder)的資料給各位參考,使社會大眾了解,幫助個案災後心理重建,網址  http://how9999you.pixnet.net/blog/post/369026639

北捷隨機殺人事件已經過了9天,隨著時間的過去,大部分的民眾逐漸從驚恐中走出,但有部分個案出現焦慮、緊張、失眠,甚至不敢獨自外出的情形,案發多日媒體過份聚焦在加害人鄭嫌與父母,政府災難後應變與安定人心的處置又並未使大眾週知,使受難者相較之下被關心的程度不足,尤其是一般捷運通勤族與閱聽大眾受到的心理衝擊可能需要被重視。

 

 

 

蒙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捂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歷史的傷口》歌詞的內容,原本是控訴專制政權的麻木不仁,現在卻成為急性壓力疾患(acute stress disorder)病患最希望的事情。已有個案出現眼前不斷浮現持刀殺人與死傷者流血的場景,即使閉上眼睛,畫面仍反覆出現;即使捂上耳朵,也好像一直聽見與嫌犯對峙時,婦人大喊:「走開!走開!」的聲音。因急性壓力反應(acute stress reaction)已影響生活功能,必需到精神科(身心)科就醫。

 

(案例 )   林小姐(化名)為28歲女性,北捷事件(上週三)發生當天因雨勢過大改搭乘捷運外出,傍晚收到朋友傳來的照片後大驚失色,看了電視新聞後,血淋淋的場景在眼前揮之不去,當晚更因耳邊反覆聽見「走開!走開!」的聲音而驚醒。媽媽建議她不要再看新聞,但驚恐並沒有改善,林小姐在切水果時聯想到事件中的兇刀,從此看到刀子就害怕,又因為水果刀放在廚房,接連幾天都不敢再踏進廚房一步。更嚴重的是她原本從事電腦繪圖的工作,現在看見「紅色」就不敢上色,工作進度受到很大的影響。林小姐在接受心理治療與服用抗焦慮劑與抗憂鬱劑藥物治療後,逐漸好轉,睡眠也稍有改善,在北捷事件後約一週的門診中,出現類似急性壓力反應(acute stress reaction)甚至是急性壓力疾患 (acute stress disorder)的個案大約多了一成五(15%)陳大申醫師呼籲,急性壓力反應(acute stress reaction)一旦到達日常功能受影響的程度,就應趕快就醫,尤其應在早期就用抗憂鬱劑藥物(antidepressant)治療,以免使大腦產生不可逆的變化,日後發生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機率會增加。

政府災難後應變與安定人心的處置越完善,精神科醫師與心理衛生輔導人員對個案的治療效果也越好,雖然政府安定人心方面做得太遲(牧師在血案車廂祈禱),也做得不夠(限制民眾在江子翠捷運站內獻花與療癒活動,只能在站外),但有做總比沒做好。對照莫拉克颱風88風災後高雄市政府邀請達賴喇嘛(Dalai Lama)到小林村灑淨(http://how9999you.pixnet.net/blog/post/271656815 ), 311東日本大地震尊貴的達賴喇嘛(Dalai Lama)災後半年後接連去訪問2次(http://how9999you.pixnet.net/blog/post/271656542  ), 這才是真正的撫慰人心啊!

 

和英國相比,本次北捷事件各級政府災難後應變太晚,安定人心的措施不足。(註:為提升災難應變與復原效率,英國2013年10月的「緊急應變與復原準則」,說明藉由地方的地方抗災議會(Local Resilience Forum)到中央等全國性之系統與網路串聯以傳遞緊急訊息,並建立三種層級之共同認知資訊圖像(Common Recognized Information Picture, CRIP),包括地方層級、區域以及國家級。此項系統必須足以傳遞並收集來自各方的大量資訊、能評估所收集各資料之性質,如緊急性、關聯性、說明性及可使用性等,並且能夠使大眾週知。(https://stli.iii.org.tw/ContentPage.aspx?i=6528 )

  

 

另外陳大申醫師也提醒,每次發生重大社會事件,慢性精神病患與康復之友其實受到更大的傷害。北捷隨機殺人的鄭嫌未曾就醫,目前也未有精神科醫師與鄭嫌進行會談,輕率地將北捷隨機殺人案與精神病患連結並不適當。

事實上慢性精神病患與康復之友都非常善良,生病是因為腦部多巴胺(dopamone)、血清素(serotonin)等與其他化學神經傳導物質 (neurotransmitter)分泌失衡,才引起思覺失調,只要按時服藥,都可以回到社會,反而因北捷案的影響,許多服藥治療很穩定的病友擔心搭乘捷運時有人會對自己不利。這時間醫師除了可能需調整藥物劑量外,醫師護理師與各類精神醫療工作人員對個案進行心理治療技術中常運用的reassurance(再保證;使安心) 也相當重要。

 

Q: 什麼是急性壓力疾患(acute stress disorder)

 

A:急性壓力疾患(acute stress disorder)是指在暴露於某種重大創傷事件壓力源一個月內發生特徵性的焦慮、解離及其他症狀。

 

這些重大創傷事件壓力源包含個案曾經驗到或被迫面對到一或多種事件,這些事件牽涉到實際發生或未發生但構成威脅的死亡或嚴重身體傷害,或威脅到自己或他人的身體完整性。或是目擊他人死亡或嚴重身體傷害的實際發生或威脅,或是得知家人或其他關係密切的人意外死亡或慘死等等。

 

這一次台北捷運所發生的隨機殺人事件,就符合重大(極度)創傷事件的定義。

章嘉活佛舍利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精神分裂症中譯舊名無法正確描述病情,而且已被污名化,貼上精神病的標籤使人望醫卻步,正名為思覺失調症則可減少疾病名稱引發的誤解   

網址在 方便大家引用http://how9999you.pixnet.net/blog/post/368795180

 

 

每次發生重大社會事件,慢性精神病患與康復之友其實受到更大的傷害。北捷隨機殺人的鄭嫌未曾就醫,目前也未有精神科醫師與鄭嫌進行會談,輕率地將北捷隨機殺人案與精神病患連結並不適當。

 

事實上慢性精神病患與康復之友都非常善良,生病是因為腦部多巴胺(dopamone)、血清素(serotonin)等與其他化學神經傳導物質 (neurotransmitter)分泌失衡,才引起思覺失調,只要按時服藥,都可以回到社會,反而因北捷案的影響,許多服藥治療很穩定的病友擔心搭乘捷運時有人會對自己不利。這時間醫師除了可能需調整藥物劑量外,醫師護理師與各類精神醫療工作人員對個案進行心理治療技術中常運用的reassurance(再保證;使安心) 也相當重要。

 

 

社會大眾及媒體對於「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的病名具有負面印象,媒體對精神病患的表現多半是將精神病預設為一種危險而有暴力的形象,並且往往多傾向於負面的議題,常出現在社會新聞事件,病友與家屬聞「精神分裂症」色變。 

 

精神分裂症中譯舊名像是被貼上精神病的標籤(stigma) ,會影響個案早期就醫的意願。 

 

精神分裂症正名為思覺失調症新一代抗精神病藥物有助提升個案生活品質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忠孝院區精神科陳大申醫師曾收治一名國二學生,除了無法承愛沈重的課業壓力之外,還出現幻聽與妄想,覺得有聲音在吵自己,同學都想陷害她。媽媽曾帶該名學生去其他院所就醫,但因無法接受精神分裂症這個診斷名稱,而改用民俗療法,個案的疾病未見好轉,只好長期請假,差一點得休學。

 

陳大申醫師表示,精神分裂症中譯舊名無法正確描述病情,而且已被污名化,貼上精神病的標籤使人望醫卻步,正名為思覺失調症則可減少疾病名稱引發的誤解,也可以減少初發病患與家屬猶豫不決的時間,縮短疾病「未就醫」或「等待就醫治療」的時期,有助個案早期接受醫療,也增加患者回診比例與治療動機,而原本穩定的病友也更有動機接受治療,減緩因再發病而引起腦部功能退化的程度。

 

陳大申說,傳統抗精神病藥物雖然可以治療急性精神症狀,缺點是常有錐體外徑症狀(extrapyramidal syndromesEPS)與坐立難安或類似巴金森氏症等副作用,雖然傳統抗精神病藥物較便宜,但患者因此服藥順服性不佳,常會造成再次發病或住院,反而增加更多醫療與社會成本。

 

陳大申醫師呼籲,精神分裂症正名為思覺失調症之後,精神科醫師應以更積極的態度,多以新一代抗精神病藥物治療思覺失調症,除了有效改善幻聽與妄想的正性症狀外,又可避免有情緒低落與認知功能減退等負性症狀,避免思覺失調症早期復發、減少疾病惡化,改善患者的「個人與社會功能」(PSP, personal and social performance),提升個案的生活品質。 

陳大申醫師解釋,簡單的說,思覺失調症是因大腦傳導物質的失調,使患者思考與知覺功能「生病了」。只要早期就醫,早期治療,思覺失調症並非不能治癒。 

 

案例一  (首次發病之思覺失調症個案)

 

小玲(化名) 為國中二年級學生(12年國教為八年級) ,原先活潑開朗,但功課壓力漸增,漸漸覺得無法負荷。某次上課時小玲發現有一男一女的聲音在自己的耳邊竊竊私語,上課不能專心。老師在講臺上書寫的文字對小玲來說都有特殊的含意,全都變成是批評和嘲諷自己的文字,老師與同學合組陰謀集團來陷害自己。因課業持續退步,媽媽帶小玲到醫院求診,診斷書的病名為「精神分裂症」,媽媽看了受到了很大的衝擊:「我可愛的小玲精神很正常啊!是那裡有分裂了,是不是診斷有錯誤了?」在半信半疑的狀況下,許多親友提供媽媽許多偏方與民俗療法,並四處求神問卜,小玲病情時好時壞,耳邊的幻聽越來越大聲,某次小玲在上課時失控向幻聽大喊:「你們不要再吵我了好嗎!」,老師通知家屬趕快帶小玲就醫,寺廟的義工也規勸小玲媽媽應使小玲再接受精神科醫療。

 

精神科醫師使用新一代抗精神病藥物之後,小玲的幻聽及妄想迅速得到緩解,雖然成績不像病發前優秀,但總算可以重返校園上學。看到小玲重新揹起書包的身影,媽媽有些自責:「早知道如此,半年前就讓她好好接受精神科醫療就好了!」

 

 

案例二  疾病穩定多年,擅自停藥導致復發之思覺失調症個案)

 

小娟(化名) 38歲未婚女性,12年自精神科急性病房出院後,病情穩定,人際關係良好,現在從事助理工作,經濟上可以自給自足。但小娟始終對自己的病名耿耿於懷。

 

「精神分裂症」?小娟有時會自言自語:「我已經好12年了,我精神沒有分裂啊!」小娟開始私自減藥,之後完全不服藥,三個月後小娟因病發而重新住院,原本穩定的工作也只好中止。住院一個月後小玲改為門診治療,但因再度發病使大腦功能退化,小娟的工作表現比以前差了很多,現在重新接受職能復健治療。 

 

(問與答)

 

Q:過去診斷使用精神分裂症這個名稱有什麼缺點呢? 

A:精神分裂症中譯舊名無法正確描述病情,英文「Schizophrenia」一詞它的希臘詞根是schizein(撕裂)和phren(心智),原始意思是指心靈的分裂,而中文診斷名就直接翻譯為「精神分裂症」沿用至今。

 

社會大眾及媒體對於「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的病名具有負面印象,媒體對精神病患的表現多半是將精神病預設為一種危險而有暴力的形象,並且往往多傾向於負面的議題,常出現在社會新聞事件,病友與家屬聞「精神分裂症」色變。 

精神分裂症中譯舊名像是被貼上精神病的標籤(stigma) ,會影響個案早期就醫的意願。

 

即使患者已出現精神症狀,家屬往往採用「否認」(denial)的態度,因此更名為思覺失調症可減少疾病名稱引發的誤解,較中性的病名可以使縮短病友「未就醫」或  「等待就醫」的時期,原本穩定的病友也較有動機接受治療,增加患者回診比例與治療動機,減少因再發病而引起腦部功能的退化

 

衛生福利部、台灣精神醫學會及中華民國康復之友聯盟已正式宣布,「精神分裂症」更名為「思覺失調症」,未來國內的教科書、醫院的疾病診斷別,以及社會福利名稱,都將原名更正為「思覺失調症」。

 

二、為什麼要叫思覺失調症? 

章嘉活佛舍利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