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票懺悔錄 訪問前國民黨黨工詹碧霞  http://how9999you.pixnet.net/blog/post/271656674

訪問稿:
問: 請簡單說明一下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從是國民黨黨工工作? 問: 說明一下國民黨與其他這個派系有什麼關係? 問: 那您可不可以稍微簡單說派系對國民黨提供什麼 那國民黨可以提供派系什麼? 問: 那我想講的是比較更具體的 後來是有所謂的這些黑道的可以開賭場 而國民黨是真一隻眼閉一隻眼 不會那個….. 您可以稍微解釋一下 問: 那現在談一下就是您自己從是黨工的實際上的經驗 談一下這個國民黨每一次的選舉 那他在選舉投票的上面 他有哪一些舞弊的方式 是不是必然會有舞弊 問: 你們做一個基層黨工 那你們怕不怕人家說黨部或中央從來沒有指示要做票或買票 是黨工自己要做成績或怎樣的 問: 可不可談一下過去民國66年中壢事件發生之後 對你們黨工..你們首先怎麼知道這件事情 然後知道之後 你們得到什麼影響

 

http://vcenter.iis.sinica.edu.tw/watch.php?val=aWQ9T19Kak9BPT0=

 

  



詹碧霞談國民黨政治運作的情形

 

 

......................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dec/2/today-o2.htm台灣早就流傳「國民黨不賄選就不會選」這句令人笑不出來的笑話,難怪年來多名該黨立委因賄選判刑,近日全台收押了眾多與該黨相關的賄選樁腳,在賄聲賄影中外島的價碼甚至高達三萬,也沒人感到意外!多少年來,老K就是用這種卑鄙手段奪取政權的,該黨的資深黨工詹碧霞和當過台中市代理市長的邱家洪,退休後良心發現,分別撰寫了《買票懺悔錄》和《打造亮麗人生》二書,詳述過去長期為黨買票作票的種種細節,讀後真令人為台灣悲哀。  from http://www.hi-on.org.tw/bulletins.jsp?b_ID=95871

 

....................................................

 

 

內容簡介

 



【序 曲 鏡面人生:生命的寫真】


群眾就是我千變萬化的鏡子,我藏在鏡後看人,久而久之,盛宴之後,孤獨與疲乏驀上心頭;隨著靈魂的覺醒,一股罪惡與哀傷浮現……我像一隻牧羊犬,在山野裡趕羊,方向搞錯了,還拼命奔跑追逐……


【第一章 流亡:背叛者的下場】


在那二十四年的悲歡歲月裡,在自己都搞不清楚是非的時代裡,在黨內外兩個分明的世界裡,沒有現在的灰色地帶,兩處的絕地。我過去崢嶸歲月,一個農村女子,無意間走入國民黨,做過的一切,到頭來都是錯,而且還要認罪……


【第二章 決戰百里侯:尤清大戰李錫錕】


那種如火如荼的要自己的生命投入參與的樣子,在每張臉上綻開了得意的笑容,隨著人群所站位置的層次高低,像千層浪一樣一層捲過一層,一浪推著另一浪。我在國民黨已十八年了,十八年來我第一次看到群眾的嘴臉,完全不一樣的每張嘴臉…… 


【第三章 買票與黑金:讓大家都知道!】


東北季風號寒怒吼,海岸線濁浪濤天,拍岸叫絕,我隨身大皮包內,裝了錢的信封塞得飽飽,像沒包好的水餃,餡兒快露出來似的。人生之沉重莫過如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這些新台幣連冥紙都不如,冥紙燒完了還有些紙灰,這幾袋錢將不著痕跡放入選民口袋……


【第四章 哀生民:官員的嘴臉】


滿屋鴿糞味,群鴿啪啪的飛。當時我沒有思想,也來不及有思想,只希望早五分鐘放完鴿籠,對歐吉桑是好事,沒鴿子在屋內,他才拿得到房屋補償金。黃昏送走了這批政府官員,我的頭上身上盡是鴿糞。……那一晚我差不多徹夜難眠,眼裡都是群鴿在空中飛舞……


【第五章 黨政關係:黨產何處來?】


歐吉桑虛弱的笑容,開心的述說過往三十年的青春……我緊緊握著他的手輕輕撫摸,我要讓他在人間最後一刻,知道國民黨的詹碧霞主任愛他……若干年後,哪怕我已離開國民黨,我與農漁民的黨政關係永遠存在,還是愛他們如昔……


【第六章 服務樂章:哀樂的原音基調】


撫平了兒子的情緒,太陽已從窗外射進曙光……看著滿地被摧殘的落花,我默默拿起掃把,將最喜愛的鵝黃、水綠、淺粉的花瓣統統收進垃圾桶。我一生的美麗被現實打醒,我不是個好母親,讓兒子這樣的氣怒,我還在忙著為山區兒童尋找讀物……


【第七章 末代黨工:是誰搞垮國民黨?】


他那不吭不哈、唯唯諾諾的脾氣,大概只有在《阿Q正傳》才能找到,那無法形容的形容,此人典型最具國民黨黨工形象,得勢時如君臨天下,下鄉考察,狐假虎威,無惡不作;上司面前,又卑躬曲膝,裝作溫順……也許他們都是英雄豪傑……


【第八章 燕子!飛向何方?:一位基層女性黨工的呼喚】


她也一直在尋找記憶,希望與大家溝通,很遺憾!她說的話很少讓人聽懂。當她無法表達時,會很急很生氣,兩個眼睛與左手是她唯一能向外界發出訊號的管道……沒人記得有這麼一個可愛女子,一生沒結婚,甚至沒談過戀愛,奉獻給國民黨賣命……


【第九章 落日照大影:國民黨脫光光!】


國民黨希望有明天……肯定誰都有明天,只是明天變了質……已經脫光光的國民黨,不論日出日落,有沒有夕陽的影子,早已赤裸裸地呈現在選民之前。這樣一個被民意脫光光的政黨,哪怕昔日是個超級大美女,現在也已遲暮,誓將黯然獨對黃昏……


......................................................................................


1999.11.28 http://forums.chinatimes.com/report/vote2000/main/88112810.htm

國民黨老黨工 驚爆選戰「黑暗史」
 【記者夏珍台北報導】國民黨買票?真的假的?任職國民黨基層黨工長達廿四年的詹碧霞,最近(1999.11.28)出版《買票懺悔錄》,以個人實際經歷,細數選舉買票、甚至做票的過程。她透露,國民黨不講「買票」,只問「洗了沒」?「洗」的手法,其實很簡單,由村里長統一規劃,地方大老交代後,再由村里長透過鄰長轉下去,她形容,「可以洗得天衣無縫,滴水不漏。」
 詹碧霞在︿自序﹀中形容自己,「像一條狗,整天蹲在門口,捍衛選舉投開票櫃,最真實、最直接地做票、買票、與黑道掛鉤。」她在書中直指,國民黨要到民國六十六年「中壢事件」發生之後,才肯規規矩矩的選舉(買票仍屬規矩之列),在此之前,國民黨為求勝選,做票風氣盛行已久。

 詹碧霞自陳,她是在民國六十三年十二月立委選舉時實際參與「做票」,當時國民黨為封鎖黨外人士郭雨新,將選票撥給青年黨的候選人張淑真,她說,這是國民黨所開「政黨合作之先河」。同時,詹碧霞為國民黨提名候選人鄭水枝固票。

 選舉當天她先到投開票所查閱選舉名冊,看有誰還沒來領票投票,就上門到選民家中拿身分證、印章代投票,每張票都投給鄭水枝。另外,還有更簡便的方法,她說,負責選務的課長讓她直接簽名,交給她一疊選票,於是她改以簽名蓋手印換選票,她的十個手指頭蓋滿紅印泥油,「彈了一下午的鋼琴,鄭水枝和張淑真都當選了。」

 至於買票,詹碧霞直指是如影隨形,從小就有。不過,早年買票單純,由村里長透過鄰長告知選民,這次本村拿了某位候選人多少錢,買了帳篷或辦公桌椅等器物等,剩下多少公積金云云,全村一票不差都會投給這個候選人。五、六十年代後,各項選舉開始直截了當地以新台幣向選民下手,從五十元、一百元,隨著物價指數前進,短兵相接,候選人殺紅了眼,叫價就直線上升,二百、三百、五百、一千等等。

 一般說來,立委、國代、省議員選舉的價位大概都差不多,三百就三百,沒有候選人自亂陣腳,打壞行情,因為大選區,買票錢花起來相當驚人。但也有候選人在票源重疊嚴重時,不惜下重手,補下籌碼,爭搶地盤。

 她舉民國八十一年立委選舉為例,國民黨提名郭某,在投票前一星期,全縣普撒三百元一票,另一位鄭某,隔兩天加碼,增加二百,五百元一票,「硬是以橫掃千軍之勢,把郭某在板橋的票壓倒。」國民黨知道情況後,要求郭某加碼,郭卻後繼無力,最後由競選總幹事提議,由民政廳長林某背書,簽下三千萬支票,向中國化學製藥和味王調現卻不可得,結果郭某落選,從此消失政壇。

 詹碧霞說,國民黨的買票文化,可以鬼使神差,使鬼推磨。她在書中舉例,民國八十年的國代選舉,國民黨本來在淡水地區推出地方大老陳根旺,但陳臨陣退卻,國民黨提出已經移民加拿大的淡水客運總經理呂清游,臨時披掛上陣,硬是在兩個月內,保他安全登上國民大會殿堂。唯一的法寶利器,沒別的,就是用新台幣,從淡水、三芝、八里至石門「全面洗」。

 「洗」就是國民黨買票的行話。從村里長轉鄰長,再轉到家戶,這套系統可做到天衣無縫,滴水不漏。只要大老在開會時,誠懇而嚴肅的說,「只有一個原則,地方上一定要有國代,大家忍辱負重,這些錢是活命錢,除非民進黨的鐵票,否則每一戶按選民數,對冊洗下去。」就這樣,呂清游順利當選。

 然而,即使如此,買票萬靈丹也終於到了失靈的時候。民國八十二年台北縣長選舉,國民黨的蔡勝邦和民進黨的尤清對決,地方黨工稱當時的選舉經費是「三合一」,即黨部、三重幫財團、蔡勝邦各負責三分之一,詹碧霞說,「選票就像在菜市場裡論斤買賣。談妥了價碼,我立刻付錢。」

 所有的競選活動經費都實報實銷,投票前十天,由國大書記長親自送來。石門鄉有數百萬元,然後依選舉名冊數額數錢,放進信封內封好,再限時專送郵差,分批送達幹部家中,再由村里長按冊送達家戶,一票不差,「全鄉洗得乾乾淨淨。」

 不過,有人拿了國民黨的錢,卻到尤清的總部喝茶聊天,來來回回送錢,陪著她的吳先生問她,「這樣有效嗎?」她只能說,「聽天由命,我又不能把錢放進自己的口袋,不送出去行嗎?這是全台北縣的行情,我能破例嗎?」投票前四天,國大書記長又打電話來,說北海岸情況不好,要加洗,詹碧霞拚命推辭,「別再來了,你送過來,我不洗,對不起你,洗了沒效,也對不起你。」果然,國民黨買不動了,台北縣也就失陷了。

 「洗」終究會出問題,詹碧霞在書中紀錄,民國八十四年立委選舉,國民黨提名詹裕仁,和她同姓,就找她幫忙。此時她已經離開國民黨一年,她先了解 詹裕仁的地方人脈,知道詹在三芝找了婦女會理事長李寶珠,詹碧霞還告訴詹 裕仁服務處的人,李的人緣不大好。話才說完,第二天,詹裕仁就因為賄選涉案被逮。雖然她在淡水為詹裕仁開出紅盤,詹還是落選。

 詹碧霞也在書中指陳,現任交通部長林豐正在擔任台北縣長任內,以新台幣十萬元,把坐落在台北縣板橋後火車站商業區黃金地帶的縣黨部介壽堂,賣給國民黨,如今市價已逾百億元。她說,在台北縣府會關係全盛期,國民黨就是透過從政主管在黨政協調會中提案,再由縣府編列預算,以土地房舍捐贈買賣,暗渡陳倉地讓國民黨取得財產。

 詹碧霞說,「民進黨在台北縣,沙漠已成綠洲,國民黨領導人物卻永遠不肯看看基層真相,一味讓基層爛下去,讓他們自生自滅。基層黨工連去菜市場買菜,頭都不敢抬起來!」

 在書中,詹碧霞細數國民黨基層黨工的頹敗,從聲色犬馬到收受紅包主控人事,她以台北縣過去失敗的例子,指陳現在國民黨為總統提名人連戰組織的「連友會」,和當時李錫錕、蔡勝邦、謝深山諸人的「後援會」如出一轍,「只是砸錢輔選的管道而已,說穿了,大家只等著連戰如何對他們表示:朋友新台幣相連。」當年八風吹不動的安定力量-國民黨,如今卻面臨最嚴酷的考驗。

 《買票懺悔錄》由商周出版

創作者介紹

臺北市北投區奇岩路151號中和禪寺後山章嘉活佛舍利塔需要您的探訪

章嘉活佛舍利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