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 留學生黃海寧等人嗆_ 葉金川叶金川醫師 葉醫師(Dr. 葉 , nobody knows 署長?)  全紀錄 from《超克藍綠》,


clich   here!全文如下:很值得看  點這裏吧  http://www.wretch.cc/blog/cliquer/17832141


 



葉金川叶金川失控飆罵愛國學生 保證一刀未剪完整版http://www.youtube.com/watch?v=sNEl9JpGkD8&feature=related


 



20090517日內瓦晚間9時,中國台北葉金川叶金川醫師,失控失格 咒罵台灣愛國留學生,完整一刀未剪呈現(感謝 莫尼西貝.安娜 提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盧梭的故鄉變成豬 (日內瓦事件主要當事人)


http://www.wretch.cc/blog/cliquer/17832798  




本文為日內瓦事件中,被警方帶走的女僑民所著,由《超克藍綠》主動邀稿;該文作者願意署名,但本站站在保護立場,仍主動將署名移除;以下為其全文:



去年法國留學生參與日內瓦世衛宣達人數不多,今年提早透過網路發布消息,很高興多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加入。

與國內宣達團體會合後,我們才發現,大家辛辛苦苦跑來世衛大會旁聽,結果可能連本國官員發言的場次也聽不到,對方似乎也沒有與民眾見面溝通的意思。於是我們想,乾脆直接去找葉金川叶金川署長,請他跟我們說明這次以觀察員參與世衛的一些說不清的事情,我們想知道我們究竟以類似巴勒斯坦還是非政府組織的身份加入,還有總統府一直裝著沒有看見的2005年中國與世衛的秘密備忘錄是否存在,不要把中華民國與台灣通通變不見。


我們聽說當天晚上記者會與國內代表團在A飯店餐敘,可是後來又臨時聽說是在湖畔的瑞士飯店,我們趕緊帶著自製的標語牌跑過去。

接著就是發生葉署長失態辱罵留學生的事情,原本還在跟西裝筆挺的飯店服務生聊天,後來看到宴會廳中湧出一波人潮,我從把守的緊急出口衝下去與同伴會合。想起Chinese Taipei這樣委曲求全的名稱,不知道台灣是否在世衛大會變成「中國台北社團」,不論台灣或中華民國,全都消失不見,可是捍衛中華民國或中華民國在台灣的人不知道到哪去了,我乾脆舉手高喊「捍衛中華民國」,可是這點,國內記者沒有一個人報導出來。

現場一位髮際插著太陽眼鏡的長髮紫衣女子,對我們口出惡言,說我們是「中國大陸人」,我趕緊把台灣護照拿出來反駁她。

叶金川署長趁亂上了座車離開飯店,混亂的場面比較冷靜下來,記者們終於對我們的訴求似乎有了點興趣,一位同伴準備開始發言,他本來兩手還高舉著標語牌,我把牌子拿過來,讓他可以全心面對媒體。

後來,日內瓦警察不知道從哪把我們團團圍住,他們說想請我們到一旁談談,這樣好讓飯店門口淨空,人家才能繼續營業。我說好,依照我在法國曾經遇過的臨檢經驗,心想只要配合警方,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結果同伴把我往回拉,叫我不要跟警察去,他往警方那邊走過去,說他去就好。我擔心他一個人去會有問題,兩個人至少好照應,我說我跟他去,結果他想起來護照在別人身上,警方一定要看護照,沒有的話搞不好會把事情弄得更麻煩,我們就等著朋友把護照拿過來。

這時,一直卡在我左側的一位壯壯胖胖的員警大概沒有什麼耐心,可能以為我們在拖延時間,也不再願意聽我解釋,連一秒鐘也不願意給我,馬上把我的左手臂反轉。唉,倫家沒有李棠華特技團的柔軟身段,人當麻花麵團來轉,馬上痛得唉唉叫。我一叫起來,他似乎扭得更起勁,我感覺到兩手突然被一個冰冷的金屬物體狠狠地固定住,然後雙手開始被拉得離身體越來越遠,我失聲慘叫起來。朋友事後告訴我說我用法文說了一大堆話,可是,偶也像葉署長一樣走演藝圈路線,完全記不起來這些事。

只記得已經被反轉銬在背後的雙手被高高舉起,然後一路被員警架到飯店後門,塞進一部警車裡。可能因為現場把我架走的都是男性警員,為了不讓人有性騷擾的口實,所以用這樣的方式把我帶走。這樣的方式很像中國文革時的「坐飛機」酷刑,兩手被反綁在背後,他們把我雙手架高抬走,結果體重就自然把身體往下拉,感覺上自己既像要帶去屠宰場的豬隻,警察只在乎對他們最安全的方式盡量帶走我這個潛在性的「暴力份子」,他們不會想到我跟他們一樣是血肉之軀。這時候也很怨恨自己為什麼不是身輕如燕,自己的體重配合警方粗魯的拖豬公手法來害自己…

我多希望他們讓我用兩隻腳,像人一樣有尊嚴地跟著他們走過去,可是我完全沒有機會,兩隻腳拚命想踩到地,可是,我就像要被捉出去「現宰」的畜生一樣,除了唉唉慘叫外,雙腳只是用來感覺走過的地面起伏,擦過一道道走廊,拖下一道道樓梯….

我記得被銬著的手裡還緊抓著護照不放,深怕屆時被問話時沒有證件,一方面許多念頭閃過腦海中。

我意識到自己有多害怕,嚇得幾乎「剉X」(不雅字眼自動刪除)的地步。我想,我要是哪天被嚴刑逼供的話,大概挺不了多少時間就受不了。那麼以前那些異議人士是怎麼挺過去的?

當初勘查地形時,這家飯店看起來不大,怎麼這段到飯店後門的路,感覺上好長,好長。

日內瓦警察把我塞進警車後,拿走我的護照與法國居留證,三兩位男性警員開始檢查。一位便衣女警坐進車內,要我安靜。她的態度讓我覺得,我似乎在她眼中是個隨時都要使壞與破壞的惡棍。她坐進來一下,又出去與其他同僚在一起。

我看警車駕駛座車門開著,想起這幾天在日內瓦看過的名勝古蹟。反正也被困在車子裡頭,全身痛得半死,既然身體不自由,我還可以出一張嘴,我就把看過的日內瓦資訊拿出來碎碎唸,算是複習,順便口頭上「修理」一下這些不把人當人看的日內瓦警察。

日內瓦隆河右岸的一座公園裡頭有座新教紀念碑,一位神學院教授向我們解釋裡頭基督教新教前人的事蹟,我彷彿還記得他在日內瓦陽光中說起這些宗教鬥士時的模樣。喀爾文(Calvin)誕生五百年紀念的活動與文宣在日內瓦已經開跑,我想起我們造訪的盧梭(Rousseau)誕生地,還有日內瓦市介紹小冊中,他們多麼自豪地說自己的城市是「避難者之城」(la Cité des Réfugiés/City of Refugees)。

我稱呼這些瑞士波麗士「大人」們為「喀爾文的繼承者」,說他們的先人走過坎坷的路途,怎麼今天這樣對待一個示威民眾云云。我就這樣阿Q地對著警車外頭的員警們說話,一邊試著慢慢打直身軀,雖然別人不把我當人,我也要試著自己坐正。

後來兩位男警員坐進車內,我以為他們又要以粗暴的方式要我閉嘴,結果出乎我意料之外,兩人和善地問起我幾個問題。他們想知道我們怎麼知道這次宴客的消息,我們是否是個組織,如何串聯,我是否自己一個人來等等。我把我可以說的告訴警方,兩位警察問完後出去,不久,原來最先對我動手,扮黑臉的胖男警打開我這邊的車門,幫我解開手銬。

如果我沒有記錯,他曾提起「監獄」(prison)這個字,意思好像是說,他們其實可以把我送進監獄,他說我不能再回來飯店這邊,我回答說我也很累了,我只想回下榻的旅館好好睡一覺。他說我即將會收到罰單,我問他款項多少,他不願意透露。不愧是扮黑臉的警察,他還說,警察說什麼,我就要遵守(obey) ,我半抬槓地回他,我怎麼知道你真的是警察。

沒有了手銬,我找回了我的兩隻手。兩手痠痛,尤其是左手,好像戴上一層鐵甲般僵硬,我只要一碰左手腕,就彷彿有電流往上穿越手背,直達手指。我只有手腕上面有手銬留下的傷痕,身體沒有其他受傷的痕跡,可是我卻痛得要命,真讓人懷疑警方是否有些私人教材,教員警如何不著痕跡地折磨人。

胖男警坐進車內,問我住宿的旅館在哪,與早先那位女警陪著我,載著我到車站。當警車從嗆葉事件發生的飯店後門轉入大街時,我看到了幾位同伴,街上似乎開始飄雨,我想搖下車窗向他們叫喊,可惜警車很快地遠離事發現場,同伴們的身影迅速地在黑夜中消失不見。

警方說要讓我在車站下車,這樣看起來比較不會怪怪的(moche)。我說沒有關係,大可以把我直接載到旅館門口,我不在意他人的眼光,不過他們還是讓我在車站下車。臨走前,曾經把當暴徒制伏的胖男警這時伸出手跟我握手道別,原本神情冷酷的女警也是。

我一個人在入夜的日內瓦車站前下了車,車站前餐廳外的露天咖啡座人氣不減,我遊魂般地回到了住宿的旅館,看到同伴們,宛如從一場惡夢中歸來。

我回想起在日內瓦博物館看到的十八世紀斷頭台,想起法國片「瑪歌皇后」(la Reine Margot)裡描寫天主教徒屠殺新教徒的慘劇,我不禁自問,喀爾文與盧梭啊,今天我們遇到的這些事情,是要我們切身體會新教徒曾經遭遇的壓迫嗎?這是在試驗我們是否能為自己的理念堅持下去?

我們隔天一大早繼續行動,繼續去世界衛生大會旁聽,拿到最前面幾名的旁聽證,這就是我們的答案。




延伸閱讀:

日內瓦事件:留學生與葉金川叶金川互嗆全紀錄(當事人現身說法)

日內瓦事件簡易問答 (現場行動學生 提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日內瓦事件歐洲台灣留學生給台灣人的家書:












一封歐洲台灣留學生給台灣人的家書:





奮起吧,台灣人民





我們只是平凡的台灣人民,有幸身在歐洲讀書,呼吸充滿自由的人文社會空氣,但我們的胸口卻是鬱悶的,因為我們的母國正遭受無情的踐踏,而這個踐踏者竟然是我們用選票所選出來的。


從日內瓦回來後,真正的工作才要開始,嗆聲不過是一個序曲,宛如遠方的高塔鐘聲響起,告訴我們:即將奮起。................................


奮起吧!台灣人!                        


                            留西博士生 黃** 


http://www.wretch.cc/blog/cliquer/1783218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駁「台灣是中華民國一部分」 民進黨:剩下部份是什麼?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521/58/1jwmz.html


央廣 更新日期:2009/05/21 18:16 呂采千



馬英九總統曾說過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但他在20日就職周年國際記者會中卻表示「台灣是中華民國的一部分」。對此,民進黨文宣部主任鄭文燦表示,如果沒有台灣,中華民國的國號與國家就都不存在,他反問馬總統,如果「台灣是中華民國的一部分」,那剩下的其他部分是什麼?



鄭文燦說:『(原音)馬英九對主權的新的論述,他說「台灣是中華民國的一部分」,那剩下的其它部份是什麼?中華民國如果沒有台灣的話,中華民國是空洞的、也會成為歷史名詞,如果沒有台灣,中華民國的國號與國家就沒有立足之地,但他從上任至今,就不敢拿出中華民國招牌,甚至退到中華台北的底限,還沾沾自喜。』



鄭文燦強調,台灣是2300萬人的生命共同體,主權就是2300萬人所有,台灣未來前途需由2300萬人共同決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到葉金川叶金川在WHA的表現,看到他辱罵台灣留學生的態度,讓我想到幾年前的往事。...  from《超克藍綠》 http://www.wretch.cc/blog/cliquer/17832083


 


另一位醫師~並談葉金川... (by 老皮蛋)




  看到葉金川在WHA的表現,看到他辱罵台灣留學生的態度,讓我想到幾年前的往事。

 

  2004年在巴黎舉行的國際神經精神藥物學年會,我們一行人到達之後,才發現團體名稱、個人名牌都變成了「Taiwan, a province of China」,於是立刻派代表向主辦單位抗議,終於成功改回「Taiwan」。而在其中一場會議中,一位女醫師在發言時特別強調「I come from Taiwan, not a province of China.」當場贏得台灣與會者和眾多國際友人的喝采。請葉署長和代表團效法這些醫師,勇敢地向主辦單位抗議,勇敢地公開說:「I come from Taiwan, not a province of China.」,這才是愛台灣的表現,用英語也可以。用福佬話辱罵台灣學生;或是帶著重裝防護進入和平院區指揮,讓防護不足的基層醫療人員犧牲性命,這不是「用生命愛台灣」;或者,葉醫師是「用別人的生命愛台灣」?~請參考下一篇「誰是抗煞英雄」

 

  葉金川還罵留學生丟臉。伸張主權何丟臉之有?要求政府公僕回答國家主權問題何丟臉之有?馬政府以「Taiwan, a province of China」名義參與國際組織才叫丟臉,而且是出賣國家尊嚴。葉金川身為公僕,無法回答人民重大問題、反而辱罵人民~他的老闆;依民主國家的標準,葉金川的行為才叫丟臉,只有滿腦子封建專制思想的人會說留學生丟臉。歐巴馬總統、查爾斯王子都被嗆聲過,他們都很有風度的回應問題,甚至向人民道歉;脾氣不好的小布希被人丟鞋子,他也是很有風度的回應「這是十號的鞋子」。比起這些民主領袖,葉金川、馬英九和其他政府官員的傲慢行為才是丟臉。

 

  其實這些留學生在飯店外向WHA示威,黃小姐在宴會廳內卻先客氣地詢問名稱問題,是葉金川聽到「不是記者、是留學生」之後先翻臉~原來他只尊重記者、不尊重留學生。如果葉金川有心護衛主權,大可以和黃小姐好好談,甚至借力使力、向WHA爭取正名(「我們有這麼多人民希望正名」),或是在公開發言時傳達台灣的心聲。葉金川捨此不圖,卻一開始就把留學生當敵人;葉金川自己把溝通變成衝突、把談話變成抗議,還罵學生不要臉、指責同胞無知。由此可見: 公僕葉金川沒把台灣人民當主人、卻把中國當上級。

 

  當台灣在所有國際場合遭到打壓,人民以自己的力量護衛母親的尊嚴;馬政府卻高唱外交休兵,在國際場合全面棄守,任國家尊嚴被中國踐踏。對比這些勇敢的台灣人民,馬英九和葉金川豈能不知羞愧?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意見者:

發表時間:
我愛波紐 ( 初學者 1 級 )
2009-05-19 23:41:40


 

Yahoo!奇摩 is BLUE!!!!!!!!


.................很抱歉!


問題已經被管理者強制移除,請回首頁重新連結。









問題標題:《評論》黃海寧的部落格
移除原因:聊天猜謎或其他非知識交流的行為

發言不適合在知識+ 發表,Yahoo!奇摩予以強制移除,若情節嚴重將給予扣點或停權處分。日後請避免類似的發言  ......Yahoo!奇摩 is BLUE!!!!!!!!........

 

 

 



真的是用中華台北嗎?為什麼我去世衛官網看它是寫China, Province(省份) of China,大家都想王建民被稱作來自中國台灣省嗎?如果台灣要屈就成為中國的台灣省才可被稱為一個國家,我很懷疑,中國的台灣省,那還叫國家嗎?葉醫生(Dr. 葉)說先混進去再說,名字再慢慢改,但聰明如中國共產黨,他會讓你改回來嗎?我想,應該會的,可能在不久的往後,我們參加WHA的名稱,將被修改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特別行政區,不過我又想,到時如果變成行政區了,那國家還會派特別行政區的代表去參加世界組織的相關活動嗎?還卡位咧?!

 

  




意見者:

發表時間:
box ( 初學者 5 級 )
2009-05-20 00:53:24




口出惡言,到底什麼惡言,你懂不懂,請您自已去看一下新聞畫面,黃海寧一直以署長開頭問話,沒有說半個字罵人或傷人的,她一直追著葉先生,問同樣的一個問題,可這個自稱愛台灣的吃台灣米的人,一直像老鼠一樣,很不大方的找洞躲,請問他在躲啥?

....想你自已路上隨便抓一個老人或小朋友或是主婦,問他們是哪裡人,我想有知識水準的的,都會直接回你:「我是台灣人!」而不是回答中華民國人,好嗎,甚至會覺得你這問題,連幼幼班,都會回答…
王建民在洋基球場上被讚揚時,也被主持人說,是從台灣來的,而不是說chinese taipei~ 下次請你有機會好好聽一下,拜託= =!

 

 

 

 



010



意見者:

發表時間:
box ( 初學者 5 級 )
2009-05-20 00:55:08

 




也許很多人,都覺得一直吵著要台灣正名,有什麼實質意義,我告訴你,雖然我們就是被大陸財大氣粗壓著,但至少,我們有很多人,願意為台灣正名努力,其實我們早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我不懷疑,但是就是有你們這種不在意台灣被看不起,不在意被大陸辱罵的人,我們這些敢為台灣發聲的人,才不得不跳出來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下轉自P2 8A板感謝 ludwig 辛苦打字排版


 
人物表 : 葉金川 叶金川, 立委B:林郁方立委A:李嘉進
 
 

學生A:我們是用什麼樣的名義來參加WHO


葉金川叶金川:好啦!你算了吧你!(閩南語)


立委A:(對著學生A說)請自重一下好嗎?


葉金川:我們台灣人的尊嚴吼,被這種人這樣吼!


            啊,沒有用啦!
    學生A:誰說我是假留學生,我就馬上拿出學生證來!
         (積極地要向葉金川證明自己是學生)
    葉金川:(手指向學生A)講台灣話啦!拜託!(閩南語)
    學生A:沒問題!(閩南語)
    葉金川:(手指向學生A)講好啦!(閩南語)
    學生A:你們說我是假留學生,
     我馬上拿出我的學生證給你們看!(閩南語)
    立委B:要自重啦!自重啦!見不得台灣好!見不得台灣好!
    學生B:你為什麼要說我?我是學生……
    學生A:我沒有見不得台灣好……
    葉金川:誒!你會不會講台灣話啊?(閩南語)
    學生A:我怎麼不會講(閩南語)……(一段客家話)
    立委A:請你(學生A)自重一下!
    葉金川:(對著媒體攝影機)我們吼,就要有尊嚴啦!(閩南語)
    立委A:(對葉金川說)那個,我看這樣子……
    學生A:(大喊)三個!我們是以什麼樣的身份……
    葉金川:(用手比出「走開啦」的手勢)

 立委A:好好的用gentleman的方式吼,好好的為台灣的人民,大家講一些話。如果這樣不尊重、不自重的方式……
     葉金川:(插話進來)我……我是%$#&(不清楚),噢!
         不好意思噢!我們大家已經都離開了……(閩南語)
    生B:(插話進來)所以我們等到這個時候。(閩南語)
    學生A:(插話進來)對,我們等到這個時候,到現在都沒有吃飯,我們要等你……(結巴)回答這個問題。三項!(閩南語)
    葉金川:What do you want?
    學生A:我們是用什麼樣的名義來參加WHO?(閩南語)
    葉金川:我為什麼就要回答你們?(閩南語)
    學生A:因為你是代表台灣來參加WHO的人,那我們是用什麼名義呢?(閩南語)
    葉金川:(手指向學生A)什麼人比我更愛台灣?你跟我說!(閩南語)
    學生A:不必比愛台灣,你現在你是代表台灣的人來donate這五百萬美金!
         你必須回答這個問題!(閩南語)
    葉金川:(起身離去)不要在這邊漏氣啦!
         ……你是台灣人嗎?(閩南語)
    學生A:(向前堵住葉金川)我是台灣人!(閩南語)
    葉金川:你台灣人?!(閩南語)
    學生A:我怎樣?我說的話……台灣人……(閩南語)
    葉金川:這裡是我……(結巴)我用的……你……(閩南語)
    學生A:我請問你,你用的場地、用的錢,是誰的錢?
         是台灣人繳稅的錢!(閩南語)
    葉金川:(轉身走去)誒,這我的……(閩南語)


 學生B:(在後面邊追邊大喊)為什麼不敢回答這些問題?


         你為什麼要規避這些問題?
    葉金川:這種沒用啦!你這種沒用啦!(閩南語)
    學生B:我們學生沒有用嗎?(閩南語)
    學生A:誰沒用?你跟我比愛台灣要幹嘛?(閩南語)
    葉金川:這種人吼!(閩南語)
    學生A:為什麼我們是這種人?我們是哪一種人?你說說看!
         你代表台灣來donate這五百萬,請問你是用什麼樣的身份?我們是哪一種人?(閩南語)
    葉金川:(生氣)你碰我!  
    旁人A:署長,不要啦!
    旁人B:署長!署長!
    學生A:我們是哪一種人?(閩南語)
    葉金川:你在幹嘛?
    學生B:他沒碰你,是他碰你!
    葉金川:What are you doing?
    立委B:(大聲斥責)誒,你們這樣妨礙自由捏!
         人家要走路,你們在那邊擋人家、在那邊叫囂,
         台灣人的臉都被你們丟光了!我告訴你!
         台灣人不像你們這樣子!丟光了我告訴你!
         你們一點台灣味都沒有!

 


學生讓開,葉金川開始往前,大家全跟進


    

立委A:見不得台灣好!見不得台灣好!為什麼你見不得台灣好?


立委B:(繼續斥責)莫名其妙!台灣的臉都被你們丟光了,我告訴你!


      學生A:(繼續質問)台灣以什麼樣的身份參加WHO
   葉金川:(手指向學生A)(拉長音)不要臉啦!(閩南語)

 


(葉金川叶金川一行人步出大門)


  

人群:(抗議聲)葉金川叶金川,不要賣台灣!


     葉金川叶金川,不要賣台灣!葉金川叶金川,不要賣台灣!……

 


(葉金川的座車在一片抗議聲中駛離)



分析以上逐字稿可獲得以下發現:
 
1. 葉金川與同行立委態度極差
 
(1)葉金川四度用手直指學生A,甚至罵出「不要臉!」
 
 葉金川:(手指向學生A)講台灣話啦!拜託!(閩南語)
 葉金川:(手指向學生A)講好啦!(閩南語)
 葉金川:(手指向學生A)什麼人比我更愛台灣?你跟我說!(閩南語)
 葉金川:(手指向學生A)(拉長音)不要臉啦!(閩南語)
 
(2)葉金川語氣輕浮挑釁
 
 葉金川:好啦!你算了吧你!(閩南語)
 葉金川:(用手比出「走開啦」的手勢)
 葉金川:(起身離去)不要在這邊漏氣啦!
     ……你是台灣人嗎?(閩南語)
  葉金川:這種沒用啦!你這種沒用啦!(閩南語)
 葉金川:這種人吼!(閩南語)
創作者介紹

臺北市北投區奇岩路151號中和禪寺後山章嘉活佛舍利塔需要您的探訪

章嘉活佛舍利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