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七號」電影裡,7封跨越60年時空,寫滿愛慕卻無法傳遞的日文情書,扣人心弦台灣阿嬤、田孟淑, 能體會劇中情書裡濃烈的感情。

因為18歲那年,她和大她16歲的田爸爸相戀時,田爸爸每天一封滿溢愛意的情書,50多年後,依舊讓她感動。「海角七號」無法立刻傳遞愛戀的日文情書,讓看過的人感動惋惜,這一幕觸動了台灣阿嬤、田孟淑的心弦,因為在她生命中,這一疊疊珍藏的日文情書,寫滿的是大她16歲的醫生丈夫、田朝明對她濃烈的愛情。

比「海角七號」女主角幸運的是,從18歲相戀到生了3個孩子,田爸爸每天至少一封訴說愛意的情書始終沒中斷,濃的化不開的思慕,50多年前的情書,田媽媽念著念著,偶爾還會浮現小女孩的羞澀。

想到90歲的田爸爸因為中風,無法言語,無法再寫溢滿愛戀的情書,田媽媽淚止不住,但她相信,這些寄到她手裡的信,都是一輩子最珍貴的回憶。


--------------------------------------------------------------------------------------------------------------


勇敢母親田孟淑 2009-05-10  台灣演義   民視 (2009-05-10 13:55)  






5月10日就是母親節,本週日播出的台灣演義,要為您介紹一位勇敢的台灣母親田孟淑,民進黨人都暱稱她田媽媽,她在威權時代,挑戰禁忌,對政治犯伸出援手,她在保守年代,勇敢追求真愛,不顧家人反對,和大她16歲,又同姓的醫師田朝明私奔,這段感人的愛情故事,可說是50年代版的海角七號。

當時的台灣,風氣相當保守,普遍有著同姓不婚的觀念,加上田孟淑的父親,一心希望將她栽培成女法官,強烈反對她和田朝明交往,這段愛情最後的結局是什麼?請鎖定民視新聞台,5月10日晚上7:55播出的台灣演義。


please click here!




 


http://tw.movie.yahoo.com/movieheadline/d/a/070702/3/74y.html【家後】是【無米樂】導演莊益增與顏蘭權的最新紀錄片作品,紀錄民進黨立委田秋菫的母親、黨外名醫田朝明的妻子田孟淑—田媽媽。田媽媽年輕時勇於追求愛情,可說是新時代的女性,與同姓田、又相差十幾歲的田朝明醫師相戀結婚,在民風保守的時代,可說是勇氣十足。立委田秋菫、田媽媽與公共電視製片馮賢賢今天也都到場出席,電影在拍攝期間參考了許多田媽媽與田醫師年輕時熱戀的情書,每一封都既火辣又甜蜜,還有出版社正在洽談出版兩人愛情故事的小說,要把田媽媽比喻為繼【佐賀的超級阿嬤】之後台灣的超級阿嬤,令她開心不已。田媽媽表示她和田醫師相戀以來,每一次吵架都是為了台灣的社會時事,雖然現在田醫師重病無法講話,但他還是十分關心台灣,最後田媽媽也清唱了一首早期的農村曲調,祝福台灣與電影界今年都大豐收。


 


..........................................................................................











政治庇難家庭 田秋堇 有個超級媽媽http://tw.myblog.yahoo.com/amway-weiwei/article?mid=7727&prev=7733&next=7717

美麗島事件後 田媽媽每年包粽送進牢

助政治犯超大方 小秋堇沒有零用錢



【記者羅嘉薇、鄭朝陽】


        如果你在民進黨選舉造勢或獨派聚會的場合,看見一個身型圓滾滾的老太太,笑起來陽光燦爛,哭起來狂風暴雨,不哭不笑的時候,也隨現場的氣氛做足表情,那八成是立法委員田秋堇的母親,人稱「田媽媽」。

田媽媽本名孟淑,先生田朝明是著名的黨外醫生。在國民黨一黨專政時代,夫妻兩人在生活裡實踐甘地的不合作主義,因對受難者疏財仗義而贏得尊敬。


許多人以為田秋堇選立委,是接續丈夫、前宜蘭縣長劉守成的政治生涯。事實上,在父母薰陶下,她的黨外運動資歷,幾乎和年紀相當:「我爸爸是總司令,從小我就被推到第一線。」


逾九十歲的田朝明現因中風臥病在床。田媽媽和田秋堇講述她們的人生,笑與淚,都有田醫師的影子閃動。


問:田媽媽眼裡,秋堇是什麼樣個性的孩子?


田孟淑(以下簡稱淑):秋堇很讓人驕傲。他爸爸老來得子,卅六歲結婚、卅七歲才生她,和祖孫差不多了。可是她長大以後,最能體會爸爸的內心世界。


她很善良,會體貼人。我媳婦說,她嫁來十五年,沒看過秋堇對弟妹發脾氣。秋堇小時候就會幫我搖弟弟,大一點還背弟弟。


田秋堇(以下簡稱堇):我會纏背巾,那時候大概小學一年級吧。


淑:她爸爸一九五九年、八二三炮戰第二年,被調到金門當兵,我剛生第三個孩子,秋堇要幫忙帶小孩。


堇:我記得有時候弟弟搖不睡,我趕不及去上學,我搖到他哭(淑:哈哈,越搖越有精神)。


我媽很會苦中作樂。過耶誕節,那時根本沒有什麼耶誕樹,我媽帶著我們一群小孩,拿著柴刀,走到一棵尤加利樹下,我媽就爬上去,砍了一棵最大的枝枒下來拖回家,放在大灶上。我們自己用金金的紙剪星星放樹上。家裡是醫院,棉花多的是,就擺在樹上當雪。


淑:有段時間我大肚子又背著孩子,去清洗儲水的日本浴桶。現在想起來,好像日本阿信喔。


堇:我媽坐月子還自己殺雞呢,因為沒有婆婆,娘家又在台南。


淑:所以有人要給我出書:超級阿嬤。


問:聽說田媽媽一直都很愛做東西分給人家?


 


堇:我媽那種想跟別人分享的性格,好像是天生的。我們從小就奉命去送東西給左鄰右舍,我們家六個人,但感覺好像生活在一個大家庭裡。



她連月餅都自己做,而且很有創意。有一年裡面還放蜜餞,很好吃。可是她餡都放太多了,烤起來月餅都裂掉。在美麗島事件以後,我媽每年端午節包六百個粽子送到牢裡。


問:田朝明醫師為什麼特別關心政治犯?家人都很能贊同父親嗎?


淑:我先生認為,沒用暴力的思想犯或良心犯,政府應該立即無條件釋放;如果鼓吹用武力的,至少要公開審判。他說,政治犯在道德上、倫理上都沒犯罪,所以我們很認真關懷他們。有時候寫信安慰。每年聽到蟬叫,我就開始包粽子。


堇:這些人都是為了公義受苦,他們是國家精神上非常重要的資產。我覺得我爸媽對他們好,都是應當的。


我爸媽非常節省,我記得我念北一女時參加田徑隊,常常練習完很渴,想到福利社買東西,可是我身上沒有一毛錢。我爸的教育是清教徒式的,他的觀念是:你不愁吃穿,有帶便當、帶水壺啊,不需要零用錢。


我爸自己的衣服穿到破,補了又補,我後來發現他的內衣比人家的抹布還舊。他嫌內衣有接縫,總是反穿,覺得這樣比較舒服。


這種情況下,你想,我跟他要一塊錢,多麼不容易,可是他就能大把大把拿去幫政治犯。


淑:有人問我會不會跟政治犯吃醋,說不會,也有一點怪怪。女人嘛!有一次我去市場,跟先生講:那個玉很可愛,可以拿舊玉去換,要貼玉販三百塊。他馬上說:「我沒錢!」過兩天,一個很有名的政治犯太太來,說女兒考上學校,沒錢註冊;我先生立刻拿幾千塊給人家。那時我想:我做你老婆,跟你睡了幾十年,要買東西你說沒錢,那人跟你一點血緣關係都沒有……


政治犯像蒼蠅紙,大家都怕沾到。美麗島事件後,秋堇到自立晚報應徵,某社長私下說:別人我還罩得住,田秋堇我罩不住,因為林家慘案太黏了。檯面上的理由是秋堇沒經驗,我很氣。後來呂秀蓮母親公祭,那個社長正好坐在我前面,我就跟他說:某某人過去要到貴社服務,你說他沒有經驗,不知你娶老婆要娶有經驗的嗎?


堇:哈哈,人家都忘了什麼事了。不要得罪我媽媽啊! 【2007-01-23/】



創作者介紹

臺北市北投區奇岩路151號中和禪寺後山章嘉活佛舍利塔需要您的探訪

章嘉活佛舍利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