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政治受難者不過說一句「反共抗俄不可能」就被關了三年,也有鉛字工人排版時將中央誤排成「中共」 ,就關了兩年,..............也有受難者向蔣介石拜壽時,問了一句「今天(禮)拜幾? 」被解讀成「拜鬼」就被抓去關了五年。類似這樣的冤獄,平民百姓的政治案件,也都被施以軍法審判,禁錮台灣心靈三十幾年。  >> http://www.thrm.org.tw/article.jsp?id=30  >>>>>>>>>>>>>


>>>>>>>>>


2008 年 03 月 11 日 星期二







 走訪景美看守所 探訪政治犯基地 http://www.pts.org.tw/php/news/view_pda.php?TB=NEWS_V2&NEENO=79655



        自由、人權、民主是人類的普世價值,也是總統參選人的重要政見,走到廿一世紀的台灣,大家可能漸漸遺忘,台灣在戒嚴時期的白色恐怖,本周三晚上「獨立特派員」節目,特別製作了一輯「景美檔案」,把六○到至八○年代政治犯所經歷的恐怖經驗,提醒台灣的轉型正義還未完成。
        跟著影像工作者洪隆邦走的是景美園區的志工,他們站的位置就是景美看守所仁愛樓分隔押區與外役區的一個通道,這裡曾經是輸送政治犯名單到國外的秘密基地。
        位於台北縣新店秀朗橋旁的台灣人權景美園區,是戒嚴時期警備總部的軍法處看守,一九六七年開始,這裡扮演起政治犯轉運中心的角色,政治犯的生死都在這裡決定
        曾經在這裡二進二出的前立委謝聰敏告訴我們,景美看守所有一個地下社會
        戒嚴時期被關、被秘密審判的政治犯成千上萬,蔣介石卻對外宣稱台灣沒有政治犯,為了戳破這個謊言,七○年代的景美看守所演出轟動一時的輸送政治犯名單事件
        台灣政治犯名單經過海外批露之後,國民黨政府顏面無光,開始全面清查,蔡財源首當其衝
        被誣陷而揹上美國新聞處和美國銀行爆炸案的謝聰敏,不只被判了15年,還創下被刑求8天8夜的記錄
        謝聰敏的際遇不過是政治犯的一個小縮影,雖然已經過了廿幾年了,聽來還是讓人覺得心酸,就像這裡每一個血淚故事一樣他們共同見證著,台灣曾經走過的那一段權黑夜。



...............


本文出自:景美檔案[1/2]  (獨立特派員)



景美看守所在戒嚴時期警總的軍法處看守所,這裡也是發配政治犯的中心輸送政治犯名單到海外的秘密基地,許多的政治犯在這裡接受秘密審判,也在這裡決定自己的生死。引起國際關注的美麗島軍法大審,就在看守所的第一法庭進行審判。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13511


影片很值得看  看不到就點這裏吧  clich   here! 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13511


 


 


這裡的政治犯,即使可以申請到外役區服刑,也是被當成廉價勞工,政治犯除了蓋牢房關自己,這裡的縫衣工廠,還做到一批越戰的訂單。



戒嚴時期的政治犯求助無門、人權遭到嚴重的踐踏,國民黨政府卻對外宣稱「台灣沒有政治犯」,為了戳破這個謊言,政治犯採取自力救濟的辦法,透過秘密管道,把政治犯名單輸送到國外,向國際人權組織求援。


....................


被刑堅不吐實的蔡財源先生到牢房內 細說如何將政治犯名單傳遞出去 和國際救援者重現名單外流之過程 ... 蔡財源先生解說園區當年政治犯工作情形 被刑堅不吐實的蔡財源先生到牢房內 細說如何將政治犯名單傳遞出去 蔡財源先生與大魏都曾經關在一樓14號牢房 ...


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13529


影片很值得看  看不到就點這裏吧  clich here!  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13529


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List&tagId=12176


 


 


 


 


 


 


 


台灣的政治犯名單經海外批露之後,所方全面清查,主角之一的蔡財源首都其衝,除了飽受刑求,還多判了3年。  


黃華因為主張台獨、參與組織新政黨,三度被判刑(30年)、最後關了23年,他在景美看守所期間,二哥也被關進來,兩兄弟則靠一包土豆相認。


 

因為和彭明敏、魏廷朝發表「台灣人民自救宣言」而被判刑的謝聰敏,重獲自由不到兩年,又被誣陷,而揹上台南美國新聞處爆炸案與美國銀行爆炸案,判刑15年。謝聰敏關在景美看守所期間,曾經透過一位日本朋友,把他的一封信寄到美國,這封信在34 個月,被紐約時報登了出來,結果謝聰敏整整一年無法跟任何人說話,因為無法講話,謝聰敏只好每天對著牆壁大聲唸英文。


 

重獲自由之後,謝聰敏說話時沒有實在感,會經把喝啡說成吃飯,或是說成要去散步,謝聰敏說:「我想說的話,跟說出來的話不一樣」,腦跟嘴巴的距離,離得很遠。


 黃華、謝聰敏的際遇,只是政治犯的一個小縮影而已,雖然已經過了20年了,聽起來還是讓人覺得心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景美人權園區〉呂秀蓮爭取保留 見證人權遭迫害http://www.thrm.org.tw/article.jsp?id=30

 

2007/12/17

曾是政治犯集中營的景美看守所,原本將被國防部拆除,曾歷經政治迫害的呂副總統得知後,驚覺這段歷史將跟著消失,極力向陳水扁總統爭取保留,終於規畫為景美人權園區,保住歷史。


台灣人權景美園區於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權紀念日正式開園,陳水扁總統、呂秀蓮副總統主持開園儀式,將過去審判和監禁過許多政治犯與思想犯的牢獄開放,成為爭取自由、民主和人權的紀念文化園。呂副總統表示,一個人若失去自由,什麼都沒有了意義,人的生命意義不在賺錢多寡,而是可以享受自由與人權。期盼來人權園區參觀的民眾,可以懷抱感恩、緬懷的心,用心體會,一定可瞭解台灣民主前輩的付出與心血,進一步珍惜好不容易得來的民主果實,並避免以後政府再犯相同的錯誤。




政治犯集中營 白色恐怖象徵




聯合國於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十日通過了《世界人權宣言》,並定每年的十二月十日為國際人權日。一九八○年人權紀念日發生於高雄的美麗島事件,由於國際社會的壓力,迫使國民黨政府第一次將軍法審判,公開給國際與國內媒體採訪,導致國內的人權壓迫與不自由、不民主的真相,赤裸裸地呈現於媒體前面。台灣人因此發現警備總部編織的政治謊言,開始覺醒於黨國教育與媒體控制的可怕。也讓國際人權組織重視台灣的人權紀錄,不斷營救台灣的良心犯與政治犯,經過長期的救援努力,促使美麗島事件所牽連的人員陸續被釋放。




現在位於新店市秀朗橋下的台灣人權景美園區,就是過去的軍事法庭與軍法看守所,戒嚴時期在此所審判與監禁的案件包括雷震案、匪諜案、江南案、美麗島事件等等,諸多重要人物都曾在此偵訊與拘押,包括柏楊、黃華、謝聰敏、汪希苓、李敖、王幸男、許曹德、黃信介、施明德、張俊宏、姚嘉文、王拓、陳菊、呂秀蓮、盧修一等人,都曾經在此關過,足以作為台北展示白色恐怖年代裡的記憶象徵。




十二月八日台灣二十一世紀文化協會,先以「百合、礁岩、監獄島」政治受難者畫展和魏廷朝的《台灣人權報告書》再版發表會,為景美園區的正式開幕暖身,並期許景美園區成為未來的文化藝術教育的創意場所。首波畫展的作品以歐陽文、鄭自才和陳武鎮三位藝術家在綠島人權藝術季結束後,再重返綠洲山莊從事寫生、創作的作品為主;另外,結合曾經待過景美軍法看守所的已故藝術家吳耀忠的畫作共同展出。




卸下大中至正 人權最佳禮物




一九六八年五月吳耀忠因「民主台灣同盟」案,與陳映真、邱延亮等人被捕,判刑十年。吳耀忠出獄後,曾在實踐家專教書、「春之藝廊」擔任經理,但是,都因為持續被警方跟蹤而去職。離職後,吳耀忠常常飲酒解悶。此時遠景出版公司沈登恩為了資助他,常以世界文學名著作家照片讓吳耀忠畫人像;但是,吳耀忠仍不敵酒精的侵蝕而意志消沉,終於在一九八七年初撒手人間。此次展出的作品,多為關懷成衣廠女工的勞動群像,與他生前的淒涼晚景形成強烈對比。




因二二八事件,被監禁於綠島長達十二年的老畫家歐陽文說,出獄後警備總部的人仍不時來家中巡視,看見他畫樹林稍有不正就問他說「為什麼這些樹都畫得歪歪的 」歐陽文為了不讓他們再來家裡找麻煩,索性就封筆不畫了,直到警總撤除之後,才重拾畫筆。現在他繪製多幅「百合花」系列的油畫,隱喻台灣人在困境中成長的生命力,歐陽文指著畫上的三座海岸礁岩說,這是綠島新生訓導處的入口,難友都稱它為「鬼門關」。歐陽文特別在礁岩上畫了一株盛開的百合花,表示「過了這關,台灣人就要出頭天了!」




魏廷朝《台灣人權報告書》的再版,讓人有機會重新理解那段鮮為人知的歷史。此書涵蓋一九四九至一九九六的人權事件,蒐集案件幾達兩千件。魏廷朝為了整理這些資料,必須在汗牛充棟的起訴書、判決書和裁定書中窮經皓首,從滿紙荒唐言的書類中掌握案情;由於他三進三出政治黑牢,犧牲十七年青春所換來的親身經歷,足以指證國民黨的暴行,更能從同房難友的口述中掘出蒙塵的真相,使台灣戰後近五十年來社會政治史的空白得以填補。魏廷朝的遺孀也是現任立委張慶惠表示,景美園區開幕、「大中至正」更名,加上魏廷朝生前的唯一著作能夠重編再版,這些都是紀念台灣解嚴二十周年以及國際人權日最好的禮物。




爭取留下園區 呂副保住歷史




台灣歷經三十八年的戒嚴統治,根據資料統計,約有兩萬九千件的政治冤案,至少牽涉十四萬人受審判,其中有三、四千人被槍殺,有十三萬人曾經坐牢,期間犧牲不少人的生命、甚至家破人亡,才有今天的自由與民主,為了紀念台灣的人權發展,政府在綠島成立了人權園區,吸引不少人前往參觀。




景美人權園區的構想則是在二○○一年,呂副總統帶領世界和平獎得主等外賓,前往舊景美看守所參觀時,得知國防部將拆除此地,驚覺這段歷史也將跟著消失,她期期以為不可,因此極力向陳總統爭取保留,才有後來一連串的整建計畫。




呂副總統在美麗島事件中,因為一場二十分鐘的演講被判了十二年徒刑,最初就是被關在景美看守所,每天接受偵訊,與她同房的是現任高雄市長陳菊。一百天的黑牢監禁後,有一天獄卒告訴她們可以沖澡梳洗,當時呂秀蓮覺得這真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她感觸頗深地表示, 一個人若失去自由,則什麼都沒有了意義,人的生命意義不在賺錢多寡,而是可以享受自由與人權。她期盼來到人權園區參觀的民眾,可以懷抱感恩、緬懷的心,用心體會,一定可瞭解台灣民主前輩的付出與心血,進一步珍惜我們好不容易得來的民主果實,並避免以後政府再犯相同的錯誤。




此次開園活動為期三天,定調為「見證與感恩」,提醒國人不能忘記這段人權奮鬥史。承辦單位邀請昔日的政治受難者和德、美、日等國的國際救援人士,在台北賓館舉行歡迎晚會,讓素昧平生的兩方相互致意,公開見證這段歷史,並由政府表達最鄭重的謝意。




國際人權鬥士 重返歷史現場




克勞斯華爾特(klaus Walter)來自德國,一九七七年在波昂舉辦的台灣之夜,由華爾特主持,開啟了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德國總會對台灣政治犯的關心。此後一直到解嚴,華爾特負責在該會領導台灣協調小組,分別認領陳菊、呂秀蓮、施明德、黃信介等政治犯。該組織後來還與美國國會議員合作,公佈政治犯名單,施壓台灣政府放人。華爾特分別在一九八九年和一九九五年訪台,分別處理國際特赦組織台灣總會的成立事宜,及關心蘇建和案。




日本成立的「台灣政治犯救援會」,多年來不斷關注台灣的民主發展,且義務性的幫助台灣政治犯伸張國際正義,該會成員的渡田正弘,於美麗島事件後來台灣從事觀察,因買了報紙和《亞洲人》雜誌,在機場通關檢查行李時被搜出。他隨即被帶往警備總部和調查局分別偵訊,用刑羈押八十四天,這次事隔二十七年後再次抵台。小林正成為台灣獨立聯盟日本秘密盟員。一九七一年他在台灣利用空飄氣球散發鼓吹獨立運動的傳單被捕入獄,關在謝聰敏隔壁牢房,獲釋時協助謝聰敏夾帶信件出去。此行,謝聰敏也公開當時親筆撰寫的英文信,後來轉載於紐約時報,過程的驚險巧妙讓他相信,真有上帝保佑才能成功。




被主辦單位稱為美方代表的陳美津女士與荷蘭裔夫婿韋傑理(Gerrit van der Wees),心裡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他們於美麗島事件後聯繫國際特赦組織關懷美麗島事件被捕人士,並於一九八○年代共同創辦英文「台灣公報」(Taiwan Communique),希望透過這個刊物協助國際社會認識台灣,並支持台灣成為重要國際組織的一員,迄今已有二十八年的時間。




政治犯接力賽 名單海外曝光




轟動一時的政治犯名單傳遞故事,近日也在園區內重新被提起,政治受難者陳中統醫師,曾在景美看守所內的醫務室作外役,他趁工作之便,抄寫病歷上的政治犯名單,經由蔡金鏗、蔡財源、謝聰敏、李敖等人接力,將牢中政治犯名單傳到國外,因此受到國際人權團體的重視和救援,一舉戳破國民黨政權宣稱台灣沒有政治犯的謊言。




主辦單位表示,在過去戒嚴獨裁統治時期,不容許不同的聲音,只要碰觸一點點統治者的禁忌,立即就被軍法對待。例如有些政治受難者不過說一句「反共抗俄不可能」就被關了三年,也有鉛字工人排版時將中央誤排成「中共」,就關了兩年,也有受難者向蔣介石拜壽時,問了一句「今天(禮)拜幾?」被解讀成「拜鬼」就被抓去關了五年。類似這樣的冤獄,平民百姓的政治案件,也都被施以軍法審判,禁錮台灣心靈三十幾年。




二○○七年的世界人權日,台灣人權景美園區正式開園,與此同時,中正紀念堂也走入歷史,從十二月十日正式命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牌樓上面的「大中至正」四個字,也已經由「自由廣場」所取代。陳總統在致詞時表示,「我們真的非常感謝上蒼的保佑,歷史性的一刻絕對不是偶然,這是大家共同打拚的結果。」




看守所變園區 體驗監獄風雲




為了把原本禁錮人權的看守所,轉型成彰顯人權教育的文化紀念園區,在十二月十日之後每周六、日,將舉辦人權文化嘉年華活動,包括「體驗監獄風雲」,「人人有權影展」、「創意市集」、「搖滾監獄看守所」等活動。園區同時開放展覽空間,於「第一法庭」展出美麗島事件與軍法大審資料、咖啡廳展出「黃信介特展」展出黃信介從政以來各項史料照片、「汪希苓特區」展出「江南案」檔案資料。「展演廳」展出「百合、礁岩、監獄島」政治受難藝術家創作展、三處兵舍展區展出「台灣之愛」,對於二二八事件悲劇的開端至解嚴前人民力量的展現,作有系統性的影像回顧和資料整理。歡迎民眾前來參觀,洽詢電話:(02)2218-2438


(陳金萬/新台灣新聞週刊第612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白色恐怖下的真正硬漢:蔡財源


http://72.14.235.132/search?q=cache:b8HUbOXjY4YJ:www.wsfamily.idv.tw/weng/taiwan/white-twn.doc+%E8%94%A1%E8%B2%A1%E6%BA%90+%E6%AD%A6%E5%A3%AB&cd=5&hl=zh-TW&ct=clnk&gl=tw


 一九六○年代,國民黨蔣政權剛撲殺了由本、外省籍菁英所籌組的『中國民主黨』之際,有一群青年非常勇敢地揭櫫台灣獨立的目標,從事社會和軍中的串聯組織。


 這個組織叫做『台灣獨立聯盟』,是由『興台會』、『亞細亞同盟』、『自治互助會』等三個主張台獨的個別組織結合而成。


 當時,台灣在蔣政權的獨裁統治下,整個社會都被白色恐怖的陰影所籠罩,島內尚無公開活動的台獨組織,海外的台獨運動在日本則日益蓬勃,不過,後來成為海外最大台獨組織的『世界台灣獨立聯盟』卻尚未成形。


 這個組織從結盟起到遭受特務機關迫害,前後約存續了兩年多,特務展開逮捕行動後,組織的二十四位成員分別在社會、軍校、軍中被捕,在整個白色恐怖時代中,這個案子是被捕人數僅次於『蘇東啟案』的台獨案。


 該案有一人被刑求致死,最後,有一人被判處死刑,二人判無期徒刑,五人判十二年,一人判十年,其餘的判七年至二年。


 該案成員是以高雄市籍為主,他們的平均教育水平不低,都有相同的獨立建國理想與膽識、行動,其中也有多人的能力都不差,卻因他們之中出了一位施明德,全案的政治光環於焉集中在他一個人身上。


 『台灣獨立聯盟』結盟之前,施明德是屬於『亞細亞同盟』,該同盟的另一位主要人物是後來被判處十二年的蔡財源,他們兩人在高中時商議成立該同盟;一九五九年底,該同盟與陳三興的『興台會』合併時,也決議由施、蔡兩人領導。


 『台灣獨立聯盟』的成員有多位選擇提早進入軍中,他們認為從事獨立運動必須要有實力,施明德進入陸軍後補軍官班,蔡財源在一九六一年七月考取陸軍官校正期班三十三期。


 蔡財源在陸軍官校二年級那年,也就是一九六二年六月七日遭祕密逮捕。那時,他已經吸收了好幾位軍校同學加入組織。


 陸軍官校的校慶是六月十六日,蔣介石按慣例都會親臨主持校慶典禮,蔡財源為了讓他的阿媽到官校參觀,特地弄到了兩張觀禮證,沒想到自己卻在校慶的九天前被捕,他阿媽到了官校沒看到他,曾向校方查詢,校方竟然編造謊言予以搪塞。


 蔡財源跟同案受難人一樣,坐足軍法看守所、綠島的苦牢,但是,他比他們特殊的一點,是他不惜犧牲在苦牢中作了一件非常值得尊敬的事,那就是:不但突破蔣政權牢獄對政治犯的資訊封鎖,而且對外傳送一份政治犯名單,揭穿蔣政權宣稱的台灣沒有政治犯的謊言。


 獨派政治犯在苦牢中對資訊的需求很殷切,有一些政治犯就會利用調外役的機會擔負這項工作,根據兩度因台獨案入獄的許曹德在他回憶錄中的說法,「蔡財源是功勞最多、最大的一人,他把整個政治犯的資料都攜出,不斷夾帶資料和消息進來」。


 所謂『整個政治犯的資料』,指的就是政治犯名單。這份名單所列的政治犯達四百多人,是當時一份最齊全的名單,後來輾轉傳到了海外,被國際特赦組織和後來成立的『世界台灣獨立聯盟』所取得而作為援救台灣政治犯的依據。


 政治犯名單的外洩事件,立刻引起蔣政權的震怒,下令特務機關必須嚴辦,蔡財源就在牢中第二次被捕,並由國家安全局主導警備總部、調查局聯合進行偵訊工作。


 蔡財源在被移送警總保安處的時候,不但加上手鐐腳銬,還五花大綁。他遭到嚴酷的刑求,多次因為坐電椅而暈厥,並遭受特務以塑膠管毒打,而造成脊椎、坐骨神經的長年受傷。


 一份四百多名政治犯的名單,不是一朝一夕,也不是單靠一二人之力可以蒐集完成,有不少政治犯協助提供情報給蔡財源,當時在軍法看守所醫務室的陳中統(日本國立岡山大學醫學系畢業,一九六八年底因台獨案被捕,判刑十五年)所提供的協助最多,每一位新的政治犯都必須到醫務室做身體檢查,陳中統隔一段時間就會把新名單交給蔡財源。


 特務軟硬兼施企圖逼蔡財源供出情報提供者,但他始終咬緊牙關、忍受肉體刑求,更拒絕任何所謂政治上的交換條件,這時的蔡財源距離刑滿期只剩兩年多,交換條件中就有一項是提前出獄,然而,蔡財源絲毫也未心動。


 如此的堅持,蔡財源雖在苦牢中贏得《武士》的封號,卻付出了刑滿之後又多三年感化監禁的代價。他的本刑原應在一九七四年期滿,卻得繼續接受感化。一九七五年,蔣介石去世,國民黨政權曾實施減刑,但因他當時正在服感化役,所以,未獲減刑。


 直到一九七七年六月六日,才刑滿出獄,綠島監獄發給他的『畢業證書』字號正好是第六十六號。出獄後,一直默默投入黨外民主運動及參與民進黨創黨,直到一九九六年才開始參與公職選舉。


 


>>>>>>>>>>>>>>>>>>>>>>>>>>>>>>>>>>>>>>>>>>>>>>>


小老蔡財源︰大老應捍衛自由民主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6/new/aug/16/today-p1.htm








蔡財源昨天以「小老給大老」的一封公開信,規勸施明德不要迷失在「永遠大老」的虛名中。 (記者張忠義攝)


記者林雅麗/專訪


曾經與施明德一同蹲了十五年政治黑牢的蔡財源,不同的是,施接受特赦出獄後,走上政治路,成為民進黨前主席、「大老」,蔡則轉向宗教活動、社會服務;因此,蔡財源自稱「小老」,卻更有資格說,「倒扁」是為獲取政治利益的人在做的,大老應該更超然的提出建言、穩住台灣這艘船的方向。


目前擔任高雄市三鳳宮董事長的蔡財源,昨天晚上才風塵僕僕的從台北參加內政部表揚宗教寺廟活動返回高雄,一趟台北行,讓他更深刻體會「倒扁」風波造成的不安,也凸顯長期從事社會服務、讓他感受到台灣民主自由社會制度的可貴,於是發出給施明德的公開信,沒有煎熬、卻有悲傷。


蔡財源說,從政治黑牢到成立政治受難者聯誼會持續對抗國民黨,甚至到投入宗教活動、社會服務,即使民進黨執政,他不曾受到政府任何關愛眼神,他無意、也無需挺扁,卻需要力挺台灣好不容易爭取、建立的民主言論自由的制度。


他說,回想當年堅持民主自由,一路走來多少不為人知的艱苦,施大老應該沒有忘記,阿扁執政好壞由人民評斷,第一家庭成員是否違法則有司法判斷,這就是阿扁維持的台灣百分之一百零一的言論自由與司法獨立,難道不值得肯定?


蔡財源相信施明德發起的「百元倒扁」行動會有很多人支持,而這個動作有需要獲取政治利益的人會搶著做,不需要一個經歷過苦難、爭取過民主自由的「大老」來做,他多希望施明德寫給阿扁的信是給扁建言,不要違背對台灣百姓的承諾,在僅剩的任期中依然要穩住手中的舵,不讓台灣往對岸危險的地區駛去,這才是大老的風範。





政治犯名單 蔡財源揭露國際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6/new/aug/16/today-p1.htm


記者蘇永耀/特稿


一九六○年代白色恐怖階段,雷震的中國民主黨剛被鎮壓,但來自社會及軍中串聯,並楬櫫台獨目標的「台灣獨立聯盟」則暗中組織。主要成員蔡財源與施明德,從高雄的三民國小、高雄中學時,都是同學,也共組讀書會。


一九六二年兩人被逮捕時,施明德正於小金門擔任砲兵監測官,蔡財源為陸軍官校正期班三十三期二年級生。


當時尚無公開活動的台獨組織,「台灣獨立聯盟」成員認為從事獨立運動必須要有實力,因此有多位選擇進入軍中。組織從結盟起到最後二十幾位成員遭逮捕,前後存續了兩年多。


蔡財源跟其他受難人一樣,坐足十幾年的苦牢。


但特殊的是,他為揭穿當時蔣政權對國際媒體聲稱台灣「沒有政治犯」謊言,曾在獄中撰寫四百多位長串政治受難者的名單,藉由其他人調外役機會,偷偷將名單傳遞到海外並獲美、日、歐及聯合國等刊登,並作為日後援救的依據。


兩度因台獨案入獄的許曹德在他回憶錄中說:「蔡財源是功勞最多、最大的一人,他把整個政治犯的資料都攜出」。


政治犯名單的外洩,蔡財源日後形容,引起情治單位的立即報復,在獨居房中遭到毒打、插針、電椅等的酷刑。最後在國際人權團體的施壓下,國民黨政府才改以三年感化教育結案。但從此造成他脊椎、坐骨神經的長年受傷。


這樣的堅持,蔡財源也獲得日本「武士」的封號。一九七七年出獄後,蔡財源成立「政治受難者聯誼會」,之後參與民進黨創黨與公職選舉。現在則投入宗教活動,擔任高雄市三鳳宮的總幹事與董事長。



 



 

創作者介紹

臺北市北投區奇岩路151號中和禪寺後山章嘉活佛舍利塔需要您的探訪

章嘉活佛舍利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