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請點閱


 


初版佛說阿彌陀經講話 本文出自南亭和尚全集140至142頁__南亭法師西元1957年初夏寫於_市濟南路二段四十四號華嚴蓮社

佛說阿彌陀經講話 南亭法師 講述( 一)   佛說阿彌陀經講話 南亭法師 講述 (二)  


佛說阿彌陀經講話 南亭法師 講述 (三)    佛說阿彌陀經講話 南亭法師 講述 (四)


佛說阿彌陀經講話 南亭法師 講述 (五)    佛說阿彌陀經講話 南亭法師 講述 (六)


佛說阿彌陀經講話 南亭法師 講述 (七)    佛說阿彌陀經講話 南亭法師 講述 (八)



佛說阿彌陀經講話 南亭法師 講述 (九)


 



舍利弗!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


 


少善根,少福德的少,就是微少。善根福德少了,力量就不夠,沒有充分的力量,就不得往生彼國。而善根就是因,福德就是緣,合而言之,故叫因緣。


 


然而什麼叫做善根呢?什麼叫做福德呢?善是純良的心願、純良的行為。根,如樹木的根本,有生發的意思。就是說要以純粹善良的心行為生西方的根本。福德,就是有利於他人的善行。因為單有善根的正因還不夠,必得要有福德來做助緣,配合起來才能做生西方的條件。


 


那末!什麼是善根呢?這裡邊包括兩個成分:第一是發菩提心。第二是常念阿彌陀佛的名號。菩提心就是覺道的心,也是利益他人的心。就是說:求生西方的人,不是為的逃避現實,為的是要求覺悟真理,以所覺悟的真理,再來展轉教化他人。但是在我們這世界,障礙太多,要想求道,如逆水行舟,甚難甚難!所以運用執持阿彌陀佛名號的方法,求生西方,親近阿彌陀佛,諸大菩薩一班名師益友,學習起來比較容易。但是假如你沒有濟世利人的心願,阿彌陀佛是不受你這個學生的。所以生西方,等於學生到美國去留學一樣,既不是迷信,也不是逃難。


 


什麼是福德呢?這在十六觀經上和大本彌陀經上說得很明白,十六觀經上說:孝養父母,讀誦大乘。大本彌陀經上說:修諸功德,孝養父母。這是我們這社會所需要的道德教育。讀誦大乘者,大乘經多是策發人們濟世利人的大心的,讀誦大乘,才能時時激發自覺心和利人的心。修諸功德,就是實踐利人的行為;如救孤恤貧之類。至於孝養父母,則更是我國五千年來,立國之大本,而為我們必須遵守的。


 


發凡夫心,是無善根。發小乘心,是少善根。不做利人事業是無福德。做了而希望還報,是為少福德,必得要以大菩提心,念佛名號為正因;以不存收穫的純良心作福德為助緣,以這大因大緣,才能得生西方。所以說: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各位靜下心來想想看,這不就是釋迦牟尼佛,勉勵我們目前就要做一個濟世利人的好人嗎?


 


各位聽眾!上期,我曾告訴各位,信、願、行,是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三個必要的條件,今天專門講一個行字。行,就是實地的去做起來。假如我們要造一所房子,測量好了地皮的大小,就地皮的大小而畫成房屋的圖樣,何處是客廳,何處是臥室,在心中似乎具有很合適的一座房子。你如不備材料,沒有工人去動手建築。那這一所房子,永遠是你心目中的幻想,得不著實在的享受。


 


又如我們從甲地到乙地去,你問明了路線,甚至車票已捏在手中,你如不走上車子,也是一輩子不能到達目的地。所以佛教經典裡所講的,教、理、行、果,或者是信、解、行、證,都以一個行字為他的重心。儒家也說:言顧行,行顧言;明朝的王陽明更講究知行合一。所以有信願而沒有行,等於說食不能充饑一樣的愚蠢。那末!我們應當怎樣行呢?阿彌陀經上說:


 


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若一日,若二日,若三,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亂。


 


善男子,善女人,是一句概括的話,無論出家在家,可能念佛的男女二眾,都包括在內。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是所念的佛名,和念佛的方法,若一日乃至七日,是克定念佛的時間。一心不亂,是念佛的成績。


 


上文說: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那末!什麼是多善根、多福德呢?所以釋迦世尊召呼舍利弗說:舍利弗!如果有善男子,善女人,他聽到了阿彌陀佛的名字以後,他就努力的執持這一句「阿彌陀佛」。執持者,口裡念住了,心裡想住了,時時不要忘記,散失。像這樣不斷的念,能以一日二日或七日的時間,在工夫上,念到一心不亂。然而,一心不亂以後,又怎麼說呢?那在下文再講。


 


善男子善女人的善,是指有宿世善根的人。善何以叫根,根有生長的意思。都如不信仰佛的人,忽然因旁人的勸導,到佛菩薩前,燒一炷香,獻幾枝花,或者更拜上幾拜,這就叫培植下了善根。這善根好像一顆種子,永遠不會爛壞,一遇到善緣的引發,他就會抽芽、長苗、開花結果。所以肯念佛的人,都是多少有點善根的。我說個故事各位聽聽:佛陀在世的時候,有一個老頭兒,到祇樹給孤獨園去要求出家,正巧碰到尊者舍利弗。舍利弗尊者,入定觀察他有沒有善根。觀察的結果,這老頭兒沒善根,就很婉轉的對他說:老先生!出家不是件容易事,你回去吧!老頭兒一聽,慚愧得哭起來了。驚動了釋迦世尊。世尊說:別忙,讓我來為他作一番觀察。世尊觀察的結果,說他是有善根,因為他在很遠很遠的劫數以前,是一個砍柴的樵夫。他有一次在山上砍柴,突然來了一隻猛虎,他一嚇趕忙爬上樹去。老虎看見老頭兒上了樹,拼命用他的蠻力啃那棵樹。那棵樹被老虎啃得搖搖欲倒,老頭兒不由自主的嚇出了一聲「南無佛。」他就以這一聲稱佛的善根,足以度他出家。於是老頭兒出家了,並且不久還成了道果。原來舍利弗的觀察力,不及世尊觀的久遠,幾幾乎誤了事。這就叫善根。所以法華經上說:若人散亂心,入於塔廟中,一稱南無佛,皆已成佛道。


 


男子、女人,不但包括了人世間出家在家的男眾女眾,連天上的眾生、地獄、餓鬼、畜生道的男女眾生,都可以念佛。即使耽於逸樂,或迫於眾苦,口不能念,拿耳朵聽都可以的吧!清末民初,南京楊仁 山老 居士,是一個對於佛教有大功績的人。他雖然普遍的宏揚佛法,但宗旨是歸心淨土,所以以念佛為恆課。他養有一隻八哥兒,八哥兒是鳥類中能學說人話的。八哥兒聽 楊老 居士念佛念成習慣,他也跟著念佛。幾年後八哥兒死了,老居士把他埋葬在宅旁空地上,還堆砌了一個小墳墓。後來在墳墓上長出了一枝蓮華, 楊老 居士把他掘開來一看,那枝蓮華,正生長在八哥兒的嘴裡。當時這希奇事,傳遍了南京上海之間,這足以證明三惡道的男女眾生,皆能念佛。


 


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者:聞就是拿耳朵聽,你不管因什麼機會,而聽到阿彌陀佛的名字的話,你就跟著執持誦念,不要忘記。我們不要說能長久的誦念吧!就是經過你耳朵裡一聽,就為你下了一粒成佛的種子。佛說:一入耳根,永為道種,就是這個道理。因為佛為大醫王,覺人覺世的大無畏精神,固然能震動眾生的心弦。而眾生皆有其固有的佛性,所以借佛號的引發,可以使他的善根種子,發生變化,以至於成熟。所以華嚴經上說:「寧在諸惡趣,恆得聞佛名;不欲生善道,暫時不聞佛。」這是有善根的眾生發的願心。就是說:我寧可生到惡道裡去,可以聽到佛的名字;不願生到善道裡,聽不到佛的名字。都如天上的眾生,無往而不快樂,他們不會有學佛興趣的;像地獄餓鬼道的眾生,為苦所逼,容易接受感化,所以佛菩薩多不到天上而常出現在餓鬼地獄道裡,使他們聞到佛名而獨得清涼。因此,我們憑著宿世的善根,知道了念佛的道理,更應該執持阿隬陀佛的名號,以為求生西方的資糧。


 


若一日,若二日,乃至七日,這是假定的一個時間,言其念佛功夫的容易。假如你在一日二日乃至七日之間,能念到一心不亂的話,馬上就得到阿彌陀佛接引你生西方的效果。如果死板板的執著以七天為限,那末,七天過了,你並沒有生西方,你就不念了嗎?或者翻過來疑惑經上說的話沒有靈驗嗎?所以我說:這是假定的一個期限。


 


什麼叫做一心不亂呢?一心的心,不是心臟肉團心的心,而是非物質的意識心。我們這意識心,有如猿猴一樣,不管日裡夜裡,除開熟睡或悶絕,他是沒有休息的時候的。一天到晚,昏昏擾擾,都在喫喝穿著,人我是非,喜怒哀樂上兜圈子,一直兜到老死,死了還是不會休息的。所以念佛的人,將一句阿彌陀佛做個倚靠,把這如像猿猴一樣的一顆散亂心,縛在阿彌陀佛的名號上。說明白一點,就是從自己心上,發出一種控制力量,控制自己的心,使他不致奔放流逸。控制久了,就可以做到心外無佛,佛外無心,心佛打成一片,如止水,如明鏡,能照了一切而不為一切所動,這就叫做一心不亂。


 


阿彌陀佛,以大悲大願,成就得西方淨土,一句阿彌陀佛在嘴,就包含淨土的依正二報,和佛所行的功德大海。我們自己的一切善行,也慢慢的從此出生,所以念佛便是多善根,多福德。


 


各位聽眾!上面講的是:不論男子或是女人,如果在一天或至七天之間,執持阿彌陀佛的名號,念到一心不亂。這是講的信願行三個條件中的一個行字,行,就是腳踏實地的做一套功夫,我曾問過,假如做到一心不亂的程度,以後又怎麼樣呢?今天就來答覆這個問題。佛教以因果為宗,因此說世間法的宇宙人生,出世間法的聖賢修證,都逃不了這因果的定律。淨土宗是佛教的一宗,當然也不能例外。行就是因,蒙佛接引就是果,由有如是因,才感得如是果。他教以一信就能得救,絕對沒有那麼便宜的事。舉個例罷:如一粒稻種子,可以抽芽,可以發苗,可以開花結果。但你不把這一粒稻種子,下到土裡去,予以適量的水分,他能抽芽發苗,開花結果嗎?至於救濟貧病,努力公益的事業,那是外在的世間因果,與超人類,心理上的工夫,出世間的因果,是兩回事。執持阿彌陀佛名號,這是治心的工夫,是出世間超人的正因,阿彌陀佛接引就是果。因為阿彌陀佛的中國話,就是無量光明。光明而稱無量者,就是在時間上說;是過去過去不見其始,未來未來不見其終;在空間上說,是盡十方世界,無不包容在這光明之中。所以我們每一個人無時無地不浸潤在佛光之中。祇是我們為貪瞋痴愛,喜怒哀樂,把自己的心,搞得昏天黑地,糊裡糊塗,變成一片黑暗,永遠與光明不能接近。現在將一句阿彌陀佛,拴住了心猿意馬,不管日裡、夜裡,行也阿彌陀,住也阿彌陀,坐也阿彌陀,臥也阿彌陀,如貓子看老鼠,一息不能鬆懈;如母雞孵卵,一刻不能讓他離開溫暖。所謂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將這一顆紛紛擾擾的心,使他澄清下來。水澄靜下來便有光,心澄靜下來更有光。我們的心變成一片光明,就能和阿彌陀佛的光明,光光相接。如這一盞燈的光,和那一盞燈的光一樣,兩盞燈的光,可以能渾融一氣。念佛的人念到一心不亂,整個兒的身心都化成一片光明,自然感動阿彌陀佛親來接引。所以阿彌陀經上說:


 


其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


 


其人,是指念佛念到一心不亂的人。臨命終時,這一位念佛的人,他的生命將要終了的時候。阿彌陀佛,與諸聖眾,就分明顯現在這念佛人的面前來接引他。諸聖眾就是極樂世界的諸大菩薩,或大阿羅漢。


 


人們在一生數十年的光陰中,在行為上有純粹是善的,也有純粹是惡的,也有善惡相雜的,善善惡惡,極複雜而不可指陳。古人說: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人們在身體健康的時候,誰也顧慮不到死的一著。及至由老而病,醫藥無效,自知必死的時候,則萬念俱灰。而良心發現,一生的善惡行為,一幕一幕的都在心上打轉,這時就要看你的善惡業力如何?如善的業力大而且成熟,那末!就隨善的業力,投生善道;如果惡的業力大而且成熟,那末!就隨惡的業力往生惡道。善道則天道、修羅道、人道;惡道則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都如男人生平愛好女色,並且在這上頭造了不少的罪惡,臨命終時,你就看見如花似玉,國色天香的女人。因為你生平愛好女人,這時一念好色心動,剎那間就隨他而去。為什麼這樣呢?因為你心心念念,只有女人,一切唯心所現,而你這好色的業力強盛,所以臨終不期然而然的現前,投你所好,你安得不跟住他跑呢?既去了以後,可不是美女,而是鐵床銅柱,讓你臥鐵床,抱銅柱,這叫做隨業往生。


 


念佛的人,身心清淨,心心念念,祇有阿彌陀佛,所謂眼見阿彌陀,耳聞阿彌陀,無處不是阿彌陀。因為念佛的力量強,即使未學佛以前,有許多殺盜淫妄的惡業,以常久念佛的緣故,這股力量,能壓制那股力量不發生作用。所以臨命終時,佛念強盛,再加以他人幫助念佛,聲聲給你提醒;或再供養佛像,佛像莊嚴,也能吸住你的念力。所以一口氣斷了以後,性靈就隨佛光而去上,這叫做帶業往生。這裡面如加以分析,還有自力他力的不同,自己精進念佛,使之成熟,是自力;阿彌陀佛與諸聖眾,親來接引,是他力。他力就是佛力。佛教裡修禪定修止觀,都是靠自己的力,唯有念阿彌陀佛,是自他兩力。所以修行的工夫,比較容易成功。楞嚴經上說: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成佛,這是自力。大本彌陀經上,法藏比丘曾經發願說:我作佛時,十方無央數世界,諸天人民,有發菩提心,修諸功德,願生我剎,臨壽終時,我與大眾,現其人前。這就是他力。然而憑著自力,和阿彌陀佛的接引力,接引到什麼地方去呢?所以彌陀經上又說:


 


是人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


 


是人,還是指那念佛的人。終時,就是身上的暖氣,逐漸冷下去,神識將離開軀殼的時候。心不顛倒者,因為一心不亂,所以不再顛倒。即得往生,即得,言其很快,往者去也。生,就是託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是去託生的地方。


 


顛倒者,事不順理,名曰顛倒;心理上的思想不正,也叫做顛倒。一個人在平常的時候,不修禪定,又不肯念佛,每日終朝,皆隨順貪瞋痴愛打妄想,不修正念,心多散亂。一到了將死的時候,夫妻兒女的愛情放不下,捨不得自己掙下來的財產。假如沒有夫妻兒女,窮得不堪,那景像更覺得淒慘。所以任何人到了這最後一著,都是手忙腳亂,生平所作的善善惡惡,一齊現前,心神惶怖,如果應當入地獄的,他把刀山劍樹,看作花園。應當墮落畜生的,他把驢胎馬腹,認為很好的住宅。即使善業力大,轉生人道、天道,還是離不開生死輪轉的痛苦。這都是事理顛倒的表現。


 


至於念佛的人,已將夫妻兒女,看得如幻如化。貧窮的人,更是一無牽掛。因為念佛的工夫得力,臨終一心在定,心目中所想所見的,唯有阿彌陀佛,與極樂世界的微妙而偉大的莊嚴。再加上阿彌陀佛與諸聖眾,顯現在這念佛人的面前。這念佛的人,當然就跟阿彌陀佛的光明,一剎那間,往生西方。由於不可思議的念佛力量,託生在蓮花中,花開的時候,自然化生而成人形,因為不是血肉身,所以也不需要餵養,馬上可以見阿彌陀佛,與文殊、觀音、大勢至諸上善人,俱會一處,常聞佛法,悟無生忍,再回到這世界來,廣化眾生。各位看!這是多麼理想的一個樂園。


 


各位聽眾!上期講的是:信願行三個條件中的一個行字。行,就是腳踏實地的去做,這做的方法,很簡單,就是老老實實,念一句阿彌陀佛。經上雖然有若一日至七日的規定,我們儘可每日念佛,作為恆課。古人說:多念一句佛,少說一句話,打得念頭死,許汝法身活。印光老法師也常教人老實念佛。人們如果終身牢牢記住這一句阿彌陀佛,常常念這一句阿彌陀佛,以佛心為心,以佛的行為為行為,保管你臨命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在這裡我可說個故事給大家聽聽:我二十五歲在安徽安慶,佛教學校上學。那學校董事會裡有一位董事 徐平軒 居士。 徐 居士的母親,是一位虔誠而念佛的信徒。那是民國十三年的事吧,十三年的秋八月, 徐老 太太,僅有一點小病,很安詳的念佛而終。這消息一經傳出,四方八面的親友,都來行禮弔慰。可是從四方八面來的親友,見面的時候,都不約而同的說:奇怪啊!我在路上向這裡走來的時候,嗅到很濃烈的檀香味,同時還聽到隱隱約約的音樂聲,大家都很驚奇! 徐 居士聽到這一番話,對於母親的去世,不但不感覺到悲哀,反而非常之欣慰。因為人生都有一死,恩愛別離總歸難免。只要死者得到一個好的去處,這是何等的難得。所以 徐 居士據親友們眾口一詞的傳說,確信這是他母親念阿彌陀佛,得生西方的一個現象,因此心理上得到非常的安慰。我當時還寫了一篇徐 平軯太 夫人生西記,登在海潮音月刊上。三十六年,我住在上海老北門的沈香閣, 徐 居士因事到上海,特別去訪我,還談起此事。如果把淨土宗的書打開來,像往生傳之類,古往今來,因念佛而生西方的男子女人,不知有若干數呢?


 


念佛既然有這樣的把握,而且這是教主釋迦牟尼佛為我們這末法時代,多障的眾生,開發的一條特殊方便的易行道。所以釋迦世尊,苦口婆心的如阿彌陀經上說:


 


舍利弗!我見是利,故說此言。若有眾生,聞是說者,應當發願,生彼國土。


 


是利的利,不是財利的利,是便利的利。比方說吧!同樣的一段路程,拿腳跑要一整天,假如坐汽車的話,一兩小時就達到了目的地,汽車不是比兩隻腳便利多了嗎?念佛和其他修行的法門,正好像汽車和兩隻腳的比喻。所以釋迦世尊,因有此便利,故說此念佛生西方的方法。若有眾生。就是指天下後世的眾生。若有者,是不一定有,也不一定沒有,因為眾生根機不一。這是就有善根的眾生說:天下後世的眾生,如果聽到我這方便法門,都應當發起願心來,準備生到彼西方極樂世界去。


 


然而念阿彌陀佛,何以就比較便利的呢?這有兩個道理:第一,如果學佛的人,都必須把佛教的教理弄通了,你首先要具備國學的根底,還要有錢備辦那許多經書,還要有時間環境的許可,更要有人來教授。修禪定,修密宗,皆要有安靜的處所。試問社會上有幾個人能辦得到。念佛就不須要了,你只要對釋迦牟尼佛說的這方法,確信不疑,不論什麼時候,什麼環境,你有空就念,或者心裡總記住這一句佛號,積久純熟,自能心佛打成一片。


 


第二,在這個社會裡想修行,障礙太多了,事業上的鉤心鬥角,一般交際上的應酬,聲色貨利的誘惑,家庭生活的負擔,這許許多多,足以使你忙得透不過氣來。即使你肯修行,也是一曝十寒。所以學佛的人儘可多,成功的人可太少了,要想成佛,那就更難了。如果因念佛而生到西方,可以與諸上善人,日夕相處,沒有這世界上那許多的障礙,精進純一,自然就容易成佛了。


 


假如有人問,這世界上如果人人都念佛生西,那豈不是絕滅了人種嗎?這一疑問,似乎是很有道理,其實是杞人憂天之談。因為人類都是貪圖著眼前的快樂,不見得每一個人都肯信仰的;無快樂可貪而貧窮不堪的人,終朝為衣食奔走,為生活的壓迫,已經透不過氣來了,又有什麼興趣來學佛。佛教徒舌蔽唇焦,也只想在千萬人中撈救一二;而貧富的階層中肯學佛而念佛的人,也只是千萬中一二而已。我也可以問:這世界上究竟有什麼可貪戀的呢?刀兵、水火、颱風、地震、水潦、旱荒,哪一年沒有。人事上的紛擾,如奸淫劫盜,爾虞我詐。假如沒有警察的維持,法律的制裁,宗教的感化,那還不等於一個禽獸世界嗎?恐怕連禽獸世界還不如呢!所以釋迦牟尼佛說:「三界無安,猶如火宅。」假如能夠每一個人都念佛生西方,那是何等的幸事!比方說吧:監獄裡各各都有很好的組織,形成另外一個社會。如果因為犯人的刑期已滿,不斷的保釋出獄,有沒有人害怕監獄會空無一人,而愁慮囚犯絕種呢?假如有的話,那我們會譏笑這個人是百分之百的傻瓜。然而愁慮這世界上人類絕種的人,不也是一種可憐蟲嗎?更何況學佛的人,不但自己的行為走上了正軌,同時也影響到他的眷屬親友。而且念佛的人,大多都能見義勇為,救苦恤貧而熱忱助人。所以念佛的確是一個淨化社會,淨化人心的好方法。名目上是求生西方,但不要誤會他是等死,西方只是念佛的人最後的一個歸宿。比較一般人糊裡糊塗的生,糊裡糊塗的死,那真是有天地懸遠的距離呢!


 


所以念佛的這一宗,自從東晉慧遠大師在江西廬山東林寺,結社念佛以來,當中經過了一千六百多年,綿綿不絕,至今猶在佛教界裡普遍流行,不是沒有道理的。


 


我再講個鸚鵡念佛的故事給大家聽聽:


 


宋朝淳熙年間,有麻成忠者,作客荊南,和一個壽普老和尚要好。有一天壽普老和尚來訪問他,彼此對談甚久。 麻 先生因到房間去拿東西,客廳的角落上,掛著一個鸚鵡鳥籠。鸚鵡原來是會說人話的,這時看主人不在,偷空向老和尚說:樊籠三年,無由解脫,望師慈悲!老和尚說:小畜!誰叫你會說話的呢?鸚鵡似有所悟,不復作聲。 麻 先生自房間出來以後,老和尚勸他放去鸚鵡,讓他自由。及至老和尚回廟,被放的鸚鵡,忽飛到老和尚身邊啁啾致謝,老和尚對他說:你宜遠藏深林,免得再墮羅網。鸚鵡不去,似乎還要求教,老和尚教他念阿彌陀佛,於是飛去。八年以後,老和尚雲遊,至某山,一小兒前來拜謝說:過去在麻家作鸚鵡,今已生西鄉蕭家作男子矣。


 


廣東嶺南有位教書先生,養白鸚鵡,每早必誦觀音聖號、白衣咒。又能念歸去來辭、赤壁賦、以及李太白的詩。如果早課未完,你教牠念詩文,牠就不理你。有一天對教書先生說:我從西方來,還向西方去,說完了就垂頭斂翼而死。鳥猶如此,哪裡可以人而不如一隻鳥呢!


 


各位聽眾!念佛法門,對於學佛者的修行方面,的確是最便利的一種方便,所以我們教主釋迦牟尼佛,不待任何人的請求,自動地,而且很鄭重底,召乎舍利弗,告訴他,這方便法門。因這法門實在值得宣傳,值得稱讚。所以阿彌陀經上說:


 


舍利弗!如我今者,讚歎阿彌陀佛不可思議功德之利。


 


讚者稱讚,歎者感歎。不可思議者,前邊曾說過我見是利,現在更稱為不可思議功德之利,以此利非尋常之利。由淺入深,當有三重:一、念佛非無益之事,故說有利。二、此利非普通有相的利,故說是功德之利。三、豈但是功德之利,而且是不可思議功德之利。


 


我剛才不是說過嗎!這法門值得宣傳,值得稱讚。過去所說的,都是有關於修行方法的宣傳,以下就是稱揚讚歎的話。讚歎之中,有他方諸佛的讚歎,有本師釋迦牟尼佛的讚歎,這是本師釋迦牟尼佛,承上文「我見是利,故說此言」而讚歎的話。


 


假如有人問:為什麼值得這樣稱揚讚歎呢?這可以綜合起來答復這一個問題:第一,阿彌陀佛的無量光明,常常照耀著念佛的眾生。念佛的眾生,祇要能念得心佛打成一片,便能與他的光明,光光相接。即使你不能念到這樣的成績,而能每天十念念佛,臨命終時,都可以得到接引。那怕你念過一聲兩聲阿彌陀佛,或聽到念佛的聲音,都可以種一個成佛的正因。第二,由於阿彌陀佛的神變,這個極樂世界,水鳥樹林,皆能唱出三十七道品的妙法,使極樂世界的眾生,聽到以後,常常念佛念法念僧。第三,衣服飲食,受用自然。眾生各各皆具有種種相好,種種神變。第四,一得往生,即與諸上善人,俱會一處,永不退轉,一直到成佛。憑這幾點說來,可以說,極樂世界,所有的佛法不可思議。神通現化,不可思議。人能對於此法,確信不疑,當知是人,不可思議。所得的業報,亦不可思議。而極樂世界的依報,正報,因果,皆不可思議。不可思者,不可以我們凡夫的心理來思量測度;不可議者,不可以我們凡夫的知識來討論。因為是超越眾生的常情,而為人天希有,歷劫難逢的修行方法。我們聽到這方法,應當悲喜交集:喜者,喜的我們幸而聽到;悲者,悲的是聽得太遲了。假使我們在過去生中,早已得聞此法,修行此法,不是早就生了西方,不致六道輪迴,受這無謂的生死痛苦嗎?


 

................其他段落請點閱 南亭法師_佛說阿彌陀經講話


請點閱初版佛說阿彌陀經講話序 本文出自南亭和尚全集140至142頁__南亭法師西元1957年初夏寫於_市濟南路二段四十四號華嚴蓮社


 


(以上根據 http://book.bfnn.org/books2/1966.htm     補充)


     佛說阿彌陀經講話 南亭法師 講述 (三)


                佛說阿彌陀經講話 南亭法師 講述 (四)
創作者介紹

臺北市北投區奇岩路151號中和禪寺後山章嘉活佛舍利塔需要您的探訪

章嘉活佛舍利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