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仍然會聽仁波切唱誦的CD,因我相信當時錄音的人時地,仁波切是以最真誠的心意來唱誦


身為一個自許還讀過些書的理性知識份子,如不說出((2008年3月12日)我看新聞編排方向的心得,等於間接幫助大眾受媒體愚弄,我有責任說出我的看法。


仁波切的不幸新聞和馬鶴凌同日見報(2008年3月12日),令人難過


 


2008年3月12日我早上看新聞,晨間讀報時間除了提到仁波切的不幸新聞外,也同時報導了壹週刊獨家披露了馬英九先生的父親馬鶴凌生前緋聞私德事,but 今天各家媒體都很疼愛馬英九,援例播了段馬英九說:「父親已經過世了,外界不要打擾他」云云,又說負面選舉不宜等等。


 


為了疼愛馬英九及淡化馬英九先生的父親馬鶴凌私德事,各家媒體(尤其是東森與中天)都主打一個無中生有的刺馬紅點(明明是講臺下婦女照相或錄影引起),稀釋了報導馬鶴凌的強度,但同時極大的篇幅大量炒作仁波切的不幸新聞(從早到睌每節都被放大,甚至反常用好幾條的新聞來報),還用跑馬燈來報!


ps:東森與中天都主打刺馬紅點假新聞(侯友宜表示,他第一時間就跟花蓮縣警局查詢,經查證後確定是一般燈光的反射,不是瞄準器的光點。)


多報一條仁波切的不幸新聞,就更可以壓縮了馬鶴凌私德的報導長度,我也不同意報導緋聞,但不報就都不要報嘛!都是男女間私德事,按照馬英九的標準「外界不要打擾他已經過世的父親」,又何必每節新聞去猛播仁波切的負面新聞?這根本是轉移焦點!


緋聞需要打跑馬燈來報嗎?


其實對今天各家媒體都過分愛護馬英九先生,都迎合馬英九說:「父親已經過世了,外界不要打擾他」,對此部落格作者也不同意報導緋聞,但對各家媒體冷處理馬鶴凌,卻熱處理仁波切不幸的新聞,令我不平。


為了轉移馬英九先生的父親馬鶴凌生前緋聞私德事,反而加速打擊他人。這樣一個可以主導媒體新聞取向又超過3/4的政黨,我們又無法制衝,絕非民主之福!


 如此,討論開放大陸的學歷、一中市場的議題都可被淹沒


按佛制我們沒有資格議論比丘及比丘尼,各人因果各人檐


而金剛乘弟子,一旦與上師建立上師弟子關係,再加議論是不好的


 


我仍然會聽仁波切唱誦的CD,因我相信當時錄音的人時地,仁波切是以最真誠的心意來唱誦


 


在金剛乘修行中,一旦行者和一可信的上師建


立起積極的關係,那麼不論上師事實上是否解脫,


弟子應與足同等的信心﹐確信其上師真為解脫。


著這個信心﹐弟子就能接受到如同成就諸佛在跟前


化現般的同樣功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章嘉活佛教淨空法師--持戒。章嘉活佛說:「戒律很重要!」這一句話,三年當中恐怕講了二十幾遍,所以印象最為深刻。http://tw.myblog.yahoo.com/jw!Fi6Gk.6aHwC3tiEhrm.TRbCF/article?mid=1199


 


from:  華嚴經行願品妙住比丘章(第八集) 1997/7 台灣景美華藏圖書館 檔名:12-15-


 


「戒行」是佛法修行的大根大本,而往往也是被現代一些年輕人所疏忽,總覺得它不適時宜,我(淨空法師)本人就是其中之一。


早年初學佛的時候,我(淨空法師)曾經跟章嘉大師三年;章嘉大師非常慈悲,愛護後學,他給我(淨空法師)約定的,是每一星期跟他見一次面。星期天我們放假的時候去看他,將我一個星期學習的,向他提出一個簡單的報告,請他老人家開導,我們三年如一日。如果有一次沒去,他就會叫他的侍者打電話給我,問我是不是生病了,或者有其他的原因,怎麼沒去?非常關心,搞得我們不去也不行,不去,好像不好意思。 三年當中,一直到他圓寂。(http://tw.myblog.yahoo.com/jw!Fi6Gk.6aHwC3tiEhrm.TRbCF/article?mid=13&prev=21&l=f&fid=10)


圓寂的時候,他是在北投臨時建的一個火化場(註:請參見章嘉大師在北投中和禪寺後山章嘉活佛舍利塔現址荼毗 http://tw.myblog.yahoo.com/jw!Fi6Gk.6aHwC3tiEhrm.TRbCF/article?mid=164&prev=166&next=144&l=f&fid=10),在那個地方火化。


他(章嘉大師)比較親近一點的人,像甘珠活佛(http://tw.myblog.yahoo.com/jw!Fi6Gk.6aHwC3tiEhrm.TRbCF/article?mid=166&prev=191&next=164&l=f&fid=10)、他的一些弟子,就在火化場旁邊搭一個帳篷,日夜都守在那個地方。我也參加了,我請了三天假,在那個帳篷裡面住了三天。


三天,我深深的反省,大師這三年教導我的是什麼東西。這一反省,使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教我(淨空法師)持戒。「戒律很重要!」這一句話,三年當中恐怕講了二十幾遍,所以印象最為深刻。


那時候我年輕,剛剛接觸佛法,我總以為佛法的理論、學術,我們應當要深入研究,至於戒律,這是生活規範。既然是生活方式,印度人的生活方式,跟中國人不同!古人跟今人又不同,我們又何必去學,三千年前印度人這些風俗習慣呢?這怎麼講也講不通!所以,我們自己想想,自己也說得出一番道理,滿有理的!所以,在三藏經論裡面,對於《戒經》就比較上疏忽了,不太重視。 我這個心態,大概被章嘉大師看到了、看出來了,所以每一次見面的時候,有意無意提一句,「戒律很重要!」所以,到最後我一反省,這一句話的印象最深刻。所以,他老人家圓寂之後,我對戒律就留意了,將這些《戒經》細細的來讀,認真的來學習。章嘉大師曾經跟我說過,他說:「學佛持戒,從初發心一直到成佛道,都不能夠捨離」。章嘉大師舉個比喻,那個時候是很早年,民國四十二年(註:淨空法師26歲時,第一次和章嘉大師見面,當時是西元1953年,章嘉大師是中國佛教會理事長。章嘉活佛已64歲了,四年後章嘉活佛就圓寂了),舉個比喻說,我們從台北到高雄,那個時候都坐火車,火車一定要買一張火車票,火車票一定要好好的保存,一直到出站,還得要收回,避免隨時查票。章嘉大師就跟我說:「持戒、戒律就好像火車票一樣,你要隨時放在身上,決定不能離開。」說明持戒的重要性。 戒律,有一些學佛的同修,在當時談到佛家的戒律,「這個不行,戒律把人都捆死,動都不能動,一動也犯戒,一開口、一說話都犯戒,那這個日子怎麼能過?」其實,他對戒律沒有明瞭。戒律是一門大學問,首先要了解佛為什麼制訂這一條戒律?他有制戒的因緣。戒律制訂之後,要怎樣去受持,你一定要懂得戒律的精神。制戒的用意,在修行當中,要懂得它的「開、遮、持犯」。所以,戒法、戒行、持戒之果,你都要能通達。可是這樣深入去研究的人就不多了,難怪他看到戒條,生起畏懼之心,而不知道戒條真正保護自己的清淨平等覺。所以,因戒得定,因定開慧。慧是目的,戒是必要的手段。不但我們希望開智慧,要持戒,就在世間處事待人接物,也要持戒。儒家不講持戒,儒家講守禮;諸位要知道,禮就是戒。不懂禮,與人相處常常引起對方的厭煩,討厭、厭惡!不喜歡跟你相處,什麼原因?不懂禮。你才曉得,真正在世、出世間來講,是一門大學問。在經義裡面講「行經」,行為要做的;教是理論,是讓你研究的,這個是要做出來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根本墮就是「違依止敬謗辱師」from


http://www.kagyutw.com/m04_wisdom05_02.html


也就是對上師身、囗、意不敬。我們在接受某人為


我們的上師之前,以嚴格的準則來分析評斷他是否


可為我們可信、適切的老師,這是非常應當的看


法。但是,一旦我們建立起上師、弟子的關係,接


受地為我們金剛乘的導師,唯一適當的對師態度就


是完全的信心。 不論老師是否解脫,我們應認為老


師同解脫之諸佛一樣。加果我們對上師升起不良的


態度或辱罵上師,那麼我們就違犯了金剛乘第一條


根本墮。

上師是培植個人功德及成就的最佳處,因為出於信


心及誠心對上師的祈請,我們便能積聚如海的功


德。在金剛乘修行中,一旦行者和一可信的上師建


立起積極的關係,那麼不論上師事實上是否解脫,


弟子應與足同等的信心﹐確信其上師真為解脫。


著這個信心﹐弟子就能接受到如同成就諸佛在跟前


化現般的同樣功德。


 


 


十四根本墮





金剛持云諸成就,隨阿闍黎行出生,由是於


彼輕蔑者,說為根本第一墮。



從善逝語違越者,說為根本第二墮。


金剛弟兄起紛諍,說為根本第三墮。


於諸眾生捨慈心,佛陀說為第四墮。


斷正法根菩提心,說為根本第五墮。


毀謗自他宗派法,說為根本第六墮。


於未成熟諸有情,宣說密法第七墮。


輕蔑蘊即五佛體,說為根本第八墮。


疑諸自性清淨法,是為根本第九墮。


於毒常具大慈心,說為根本第十墮。



分別離名等諸法,說為根本十一墮。


破壞具信心眾生,說為根本十二墮。


不依已得三昧耶,說為根本十三墮。


毀謗婦女慧自性,說為根本十四墮。


創作者介紹

臺北市北投區奇岩路151號中和禪寺後山章嘉活佛舍利塔需要您的探訪

章嘉活佛舍利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