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圖書館搜尋到有關章嘉活佛的新聞(未整理)


讀者迴響
看得破.放得下

高崇銘


有幸拜讀天地版「哲學箴言」中傅佩榮先生寫的「淨空」一文,文中提到的和尚同學正是家師──淨空老和尚。家師送傅先生的「看得破,放得下」六個字,是家師未出家前予章嘉大師從學三年,大師所傳下來的「心法」。家師經常向我們這些後生學子們娓娓道來這段因緣……
當年家師問章嘉大師「如何入佛門?」面對大師一貫地一言不發,家師深深地期盼著回答,在近乎半小時的靜謐氣息當中,從大師的口中才慢慢吐出「看得破,放得下」六個字。接著家師又問「如何下手?」大師總是讓空氣回到令人凝結的氣氛,才又緩緩地說「從布施下手,六個字好好做六年。」

這是「看得破,放得下」的來由,這極為平實無奇的六個字;當年透過章嘉大師一種靜謐的傳授,家師所領會的卻是無限的深廣,家師力行這六個字數十年,也用它來教導我們這些少不更事的後學弟子。

「看得破,放得下」雖然極為平常,卻也極容易會錯意,這六個字不是佛門的專有的理念,它也是儒家,道家安身立命的功夫。看得破的是什麼?是世間事。放得下的是什麼?急躁心,貪狠心,功利心,癡愚心……,而不是放下自己該盡的職責。孟子也說「學問之道無它,求其放心而已。」把汲汲營營的功利心,貪狠心收起來,放下來,讓自己生命中原有的智慧露出一絲光明,這是人生最大的學問──安心的哲學,這才是時尚所趨的生命關懷之根本。

像我自己面對著現實的生活與工作,也常露出生命中卑劣的黑暗面,而招來「還說是學佛!?」的問難,學佛不是一種豁免權,也不是優越的展示品,就是因為自己充滿著卑劣,缺乏涵養,所以才要學佛,去明白自己的生命空間,去洗煉出生命的智慧與光明,這一層生命的學問,辦教育的人不懂,學校的學生也不懂,攢動在人山人海的宗教活動之中的佛教徒也是一頭的迷茫,這是台灣社會一種莫可奈何的無知!

在太師父雪廬老人的遺墨當中有一句寫著「困難愈多,功德愈大,歡迎困難,歡迎困難」,是當年他老人家勉勵大專同學的。透過「看得破,放得下」這一層的洗煉,才有「歡迎困難」的能耐,人生由於欠缺這種洗煉,所以才要去學,學會了「看得破」才能走進老蔣公當年在提倡新生活運動時,所說的「生活的目的──在增進人類全體之生活」,學會了「放得下」才會領悟「生命的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自己生命中永不斷絕的智慧光明。老蔣公的這兩句話值得現代社會去反省、去努力!


【1994-08-09/聯合晚報/15版/天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佛頂首楞嚴經  清淨明誨章講記
 
淨空法師主講

我學佛第一位老師是章嘉大師,章嘉大師在密宗裏面,他有很高的地位,是我們中國邊疆四大喇嘛之一。在前清邊疆是政教合一,西藏分前、後藏,達賴是前藏,班禪是後藏,章嘉是內蒙古,哲布尊丹巴是外蒙古,這是我們邊疆四大活佛。章嘉大師勸我們,就勸吃素,這個很難得,很不容易。他自己生活非常的簡單,自己修持的工夫從來不間斷,所以我對這位老人非常之景仰。我跟他三年,他教導的理念跟方法都跟佛在經典上所說的原理原則完全相應,是一位稀有難得的善知識。我自己佛學的根柢,是他老人家給我奠定的,以後的成就是在台中李炳老麾下十年;我學佛總共十三年,章嘉大師指導三年,李老師十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章嘉大師圓寂十年 明誦經追念


本報訊


蒙藏委員會及所屬章嘉大師辦事處,訂明(四)日上午九時至十二時,假本市善導寺舉行「章嘉大師圓寂十週年」紀念會,由甘珠法師等誦經追念。
章嘉大師是蒙藏四大活佛之一,歷任國府委員,總統府資政等職,於四十六年圓寂台北。


 



【1967-03-03/聯合報/03版/】


 回標題頁
############################
章嘉舍利塔 已建築完成
即將舉行開光典禮
本報訊



△章嘉大師圓寂典禮委員會,於昨日召開最後一次會議後結束。政府前撥發專款修建之舍利塔,輯印之紀念冊,均已先後完竣,紀念冊並已分贈各界人士藉留紀念。舍利塔亦經依照西藏佛規,在北投中和寺火化場照藏塔形式修建完工,將呈請蒙藏委員會定期舉行舍利塔落成及開光典禮。


 


【1958-07-11/聯合報/02版/】


##############
祭奠
章嘉圓寂週年 定期舉行法會


本報訊



△已故活佛章嘉呼圖克圖,本年三月廿二日為圓寂一週年,按照西藏佛界習慣,活佛圓寂後,即已轉世,亦屆週歲,頃由于右任等數十人發起舉行藥師法會,自三月四日起至三月十日七天,三月廿二日一天(正日),四月十六日起至四月廿一日七天,共十五天。
△三月一日為前第三十六集團軍總司令劉戡將軍殉國十週年紀念日,劉故將軍在台生前友好訂於是日上午九時假士林芝山岩舉行追悼會,藉表追思忠義之忱。


 


【1958-02-25/聯合報/02版/】


 回標題頁


##############
總統明令褒揚章嘉


幼獅社訊



總統頃特頒令褒揚中國佛教會故前理事長章嘉呼圖克圖,以宣揚其生前對於國家之功德。原文如下:
護國淨覺輔教大師章嘉呼圖克圖瑞嶺降祥,朱崖顯慧,潛修密院,光肇藏宗,曩昔杖錫中原,宣化蒙旗,宏揚教義,所至緇素景從,後任國民政府委員及蒙藏委員會委員,竭誠翊贊中樞,歷經抗戰戡亂,屢值敵寇匪共脅誘兼施,迄不為動,年來號召邊遠俊彥,聲張大義,屏斥異端,對國內外揭發共匪陰謀罪行,不遺餘力,正期輔佐中興,不意遽歸大化,當屆圓寂之際,猶為國祈福,籲祝收京,緬懷績範,悼惜彌深,應予明令褒揚,用示政府崇德報功之至意。此令。



【1958-01-14/聯合報/03版/】


#################



環球新聞片


本報訊



「環球新聞」是從本年三月份起,在台灣發行的,看過的人一定不知道,發行這種短片的環球影片公司當局,頗有一番苦心,舉一個例子來說:這種片子每星期三換片,而捲片是前一個星期五下午由好萊塢航空運到台北的,此間經過種種手續之後,要到星期六才能從海關領到。環球公司尚需趕譯中文說明 ,送電檢處檢查,星期一或星期二檢查完畢之後,便立刻發行到各地戲院中去,每週的短片,環球公司所獲戲院的全部報酬是新台幣二千元;而單是航空費,關稅,和檢查費,卻需付出三千元之鉅,而且拷貝本身的成本,尚未計入,最傷腦筋的,則是若干戲院為了增加場次,要縮短放映時間。時常拒絕放映這一類富有意義的新聞短片,例如,在今年三月以前,台灣地區的新聞短片,原來是由派拉蒙公司發行的。可是這三四年來,我們卻很少看到派拉蒙的新聞片,主要原因,就在戲院不願放映。
至於新聞片的攝製,好萊塢各主要公司原來都有的,祇是各公司攝影師分佈的地區不同。例如台灣地區是由米高梅公司的王小亭台所攝,最近我們所見到的「章嘉活佛火化」,「台灣櫻花盛開」等短片,都是他的傑作,他每週拍好以後,便立即航空寄往好萊塢沖洗,配音,和印字幕,然後再由各公司統籌分配,發行世界各地,通常像台灣所發生的一件新聞,至多十六七天,一定可以在全世界各地電影中見到。


而這種新聞片的成本所以高,是由於爭取時間,菲令必須用航空寄,同時必須多印拷貝,各地同時發行,例如「環球新聞」在台灣,便同時發行四套拷貝。(沙)


【1957-05-24/聯合報/06版/聯合副刊/藝文天地】



###################
政院昨通過 兵役協會 組織規程


本報訊
行政院於昨(二十五)日上午九時舉行第五○五次會議,俞院長主席。
討論事項:(一)內政國防兩部會呈:將前呈「兵役協會組織規程修正草案」重加修訂整理,請核定案,決議:通過。


(二)褒揚故護國淨覺輔教大師章嘉呼圖克圖案,決議:通過,呈請總統明令褒揚。



【1957-04-26/聯合報/01版/】



######################
慶祝釋迦佛誕 昨日浴佛大典
太滄覺淨智性3法師主持 為早日反攻解救同胞祈禱
本報訊



四月八日為釋迦牟尼佛二千五百零一歲佛誕日,省垣佛教僧尼信眾等數千人利用假日於昨天上午在新公園提前舉行浴佛大典慶祝佛誕。大典舉行前先由僧迦信眾前往延平北路三段龍雲寺奉迎釋迦世尊佛像,此像高一尺八寸,右手指天,左手指地,為我佛誕生時之童子法相。迎至新公園後即奉置於音樂台上鮮花紮就之佛龕中。
十時半大典開始,太滄,覺淨,智性等三法師和主任委員心源就位,放砲鳴樂,行禮如儀,唱三寶歌,向佛行三問訊禮,繼為章嘉大師默禱一分鐘,並為大陸死難軍民同胞誦念心經一遍追悼,嗣念消災咒三遍祈禱自由中國早日反攻大陸解救同胞及教友。三師繼之拈香舉寶鼎讚,誦佛號,繞佛三匝,讚佛散花。東和寺附設托兒所十二位小朋友並表演散花舞,為佛獻花,心源(註:就是中和禪寺的老住持釋心源長老)朗誦頌詞,太滄老法師代表上級佛教會致詞,繼由內政部次長鄧文儀、台北市長高玉樹、中央黨部副秘書長黃啟瑞、法國籍僧人阿蘭都、日本高僧石黑等分別致詞,最後獻供浴佛,於十二時許回向禮成。


【1957-04-08/聯合報/03版/】


##############################
讀者迴響
看得破.放得下


高崇銘



有幸拜讀天地版「哲學箴言」中傅佩榮先生寫的「淨空」一文,文中提到的和尚同學正是家師──淨空老和尚。家師送傅先生的「看得破,放得下」六個字,是家師未出家前予章嘉大師從學三年,大師所傳下來的「心法」。家師經常向我們這些後生學子們娓娓道來這段因緣……
當年家師問章嘉大師「如何入佛門?」面對大師一貫地一言不發,家師深深地期盼著回答,在近乎半小時的靜謐氣息當中,從大師的口中才慢慢吐出「看得破,放得下」六個字。接著家師又問「如何下手?」大師總是讓空氣回到令人凝結的氣氛,才又緩緩地說「從布施下手,六個字好好做六年。」


這是「看得破,放得下」的來由,這極為平實無奇的六個字;當年透過章嘉大師一種靜謐的傳授,家師所領會的卻是無限的深廣,家師力行這六個字數十年,也用它來教導我們這些少不更事的後學弟子。


「看得破,放得下」雖然極為平常,卻也極容易會錯意,這六個字不是佛門的專有的理念,它也是儒家,道家安身立命的功夫。看得破的是什麼?是世間事。放得下的是什麼?急躁心,貪狠心,功利心,癡愚心……,而不是放下自己該盡的職責。孟子也說「學問之道無它,求其放心而已。」把汲汲營營的功利心,貪狠心收起來,放下來,讓自己生命中原有的智慧露出一絲光明,這是人生最大的學問──安心的哲學,這才是時尚所趨的生命關懷之根本。


像我自己面對著現實的生活與工作,也常露出生命中卑劣的黑暗面,而招來「還說是學佛!?」的問難,學佛不是一種豁免權,也不是優越的展示品,就是因為自己充滿著卑劣,缺乏涵養,所以才要學佛,去明白自己的生命空間,去洗煉出生命的智慧與光明,這一層生命的學問,辦教育的人不懂,學校的學生也不懂,攢動在人山人海的宗教活動之中的佛教徒也是一頭的迷茫,這是台灣社會一種莫可奈何的無知!


在太師父雪廬老人的遺墨當中有一句寫著「困難愈多,功德愈大,歡迎困難,歡迎困難」,是當年他老人家勉勵大專同學的。透過「看得破,放得下」這一層的洗煉,才有「歡迎困難」的能耐,人生由於欠缺這種洗煉,所以才要去學,學會了「看得破」才能走進老蔣公當年在提倡新生活運動時,所說的「生活的目的──在增進人類全體之生活」,學會了「放得下」才會領悟「生命的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自己生命中永不斷絕的智慧光明。老蔣公的這兩句話值得現代社會去反省、去努力!



【1994-08-09/聯合晚報/15版/天地】
#########
美麗的北國山城
承德之旅
馮秋鴻



皇家林園南秀北雄承德位於北京北部兩百多公里,以風景壯麗、氣候宜人聞名於世。清朝自康熙到乾隆年間,更是在這裡大事修建宮殿廟宇。盛暑季節時,清廷以此地為夏宮,把一切慶典儀式都轉移到這裡來進行,因此這裡一度曾為政治中心。承德也叫熱河,原是熱河省會o如今中共已把它劃入河北省,熱河省已經撤消了。承德的風景,除了避暑山莊及外八廟之外,尚有天然十景及其他風景重點,如:朝陽洞、木蘭圍場、金山嶺長城、霧靈山、白雲洞、水下長城等;還擁有世界上最大的木製佛像,及世界上最短的河--熱河。由熱水泉所形成的熱河,全長僅七百米,因為是熱泉,所以冬季也不會結冰。但近幾年來,熱泉水有愈來愈減少的趨勢,嚴冬時,偶會冰凍。以上的各個風景據點,各有其特色,構成了一幅名勝古蹟圖畫,吸引了大量的中外遊客,使人流連忘還。避暑山莊俗稱離宮,又名熱河行宮。顧名思義,就是皇帝的別墅。我們到的那一天,大約六月初中旬之間,氣溫出奇的高,最高時約華氏九十度。我們正好趕上吃過午飯的這一段時間活動。當時唯恐熬不住熱而中暑,那談得上避暑。這個山莊是康熙時開始建造的。到乾隆時,基本上才完工,是中國現存最大的皇家林園。說是林園,事實上百分之八十的面積是山區,而且是以山為骨骼,僅有的百分之二十的園區,又分為宮殿和苑景兩部分。可以說,整個園林南邊是湖區,東北邊平原區,西北高原區。在這八千四百餘畝的一片山水中,只見峰巒疊嶂、挺拔高峻;波光水影、洲島錯落,好一幅南秀北雄之風貌。整個山莊的面積大頤和園一倍,比北海大八倍。其天然的地勢及組合,酷似中國地圖的縮影。即是江南多水鄉東北多平原,西北多高原。而長達二十華里的城牆,似拉鍊般地,把散布在周圍的外八廟和山莊,拉成一幅完整的畫面。日月麗天五族一家圍繞著山莊的城墻,一共有九個門。「麗正門」是其中之一,也是避暑山莊的大門。「麗正門」三個字,以滿、藏、漢、何、蒙五種文字刻成,象徵著五族一家之意。進了麗正門。就是午門了。內午門的上端,有康熙御筆所書的「避暑山莊」橫匾。兩廂是朝房,進去的第一個大殿叫「澹泊敬誠殿」,因以楠木改建過,又叫楠木殿。這個殿堂的功用,與北京太和殿相同,是舉行重大典禮的場所。一七八○年,乾隆曾在此接見了遠從西藏趕來向他祝壽的班禪六世。當時的情形據說是這樣的:班禪早在一七七九年六月分,即從後藏日喀則的札什倫布寺出發。經拉薩到青海,過了西寧到新疆的烏魯木齊,入內蒙的呼河浩特到多倫,最後終於到了承德,共耗去了十三個月的時間。一路上善男信女扶老攜幼地來膜拜頂禮,希望得到他的祈福。最後實在累得連手都舉不起來了,只好以棍代手來摸頂祈福。乾隆為了表示皇恩浩蕩,特派六皇子永榮,及國師章嘉活佛,到多倫相迎。並賜給金絲袈裟、嵌珠帽子及玉馬鞍。班禪於七月二十一日由麗正門晉見。乾隆特賜轎子,抬班禪進避暑山莊門前,後轉乘乾隆御轎到澹泊敬誠殿,再徒步行叩拜禮。乾隆下寶座親扶,並以藏語道:「我佛長途跋涉,必感辛苦!」班禪忙道:「遠叩聖恩,一路平安。」之後即手牽手進後殿「四知書屋」密談。據說又特准班禪進後宮佛堂拜佛。可見歷代班禪受皇家的恩寵,其來有自。四知書屋剛柔藏顯楠木殿後的「四知書屋」,是皇帝上朝前更衣的地方,也是皇帝召見王公貴胄、寵臣親信的地方。剛一看到「四知書屋」的名稱時,以為進了日本書店,但隨即領悟到,是日本人受漢化的影響。導遊姚先生口若懸河,有些時又像課堂上的老師,述說之前先問:「為什麼叫四知書屋呢?」有人不假思索地即刻回答:「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明明知道是說著玩,卻見他慎重其事的糾正一番:「是知剛、知柔、知藏、知顯。也就是說,做皇帝的要懂得權術運用、恩威並施。」看他老氣橫秋的姿態,頗有「帝師」之風。「煙波致爽殿」是楠木殿後的另一大殿,也是後宮所在地。在這裡,讓我想到電影「垂簾聽政」裡的一幕幕場景。東跨院住著慈安,西跨院住著慈禧,兩廂房的暖閣後,有一道夾牆,慈禧就在這裡偷聽咸豐跟大臣的談話。這個殿裡發生了不少歷史事件。嘉慶、咸豐都在這裡歸天。一些喪權辱國的條約也都在這裡簽批。辛西政變,使得慈禧控制了清王朝達四十八年之久,也是在這裡籌劃的。走馬看花式的逛過了宮殿,出了煙波致爽殿,面臨著湖泊區。以萬壑松風(康熙讀書的地方)為軸心,大小湖泊以摺扇式的形狀聚結在一起。依次排列著銀湖、下湖、上湖、如意湖,還有稍遠一點的鏡湖、澄湖及熱水泉。湖與湖之間夾著小徑拱橋、樓閣軒亭、島嶼小洲。這些曲折有致的水鄉景觀,據說是乾隆下江南回來時,仿江南的意境而築的。越過湖區,在熱水泉與半月湖之間的小草原上,蒙古包似饅頭般一個個地排列在那裡。我們三天的住宿也就在「包」裡度過。改良過的蒙古包,以門代替簾子,包裡鋪以地氈,兩張單人床靠邊放著,中置一茶几,兩張太師椅,堂上掛一幅字,古色古香,另有一番情趣。........


乾隆時接受了蒙古喇嘛領袖的建議,造了這一座富有地方色彩的廟,取名「普樂寺」,....殿的屋脊上,飾有一座喇嘛塔,兩側設有吉祥八寶;分別是輸、螺、傘、蓋、花、瓶、魚、長。這些飾物在其他廟裡幾乎沒見過。殿內供有三方佛;即東方藥師佛,西方阿彌陀佛或無量壽佛,中方釋迦牟尼佛,藥師佛以「除一切眾生病,令身心安樂」,深受大眾的供仰。東方日出,象徵著萬物生長。西方日落,象徵萬物將息。故以西方為死之妙境。宗印殿之後,是一個高可三層,似塔非塔的闍城。城台四角和四面的中間點。共有八座喇嘛塔,塔身皆由蓮花裝飾而成。再上面是旭光閣。這一座外形與北京天壇祈年殿相似的巨大殿堂,殿內以二十四根立柱分成兩排,支撐著圓頂;上覆黃色琉璃瓦。方形的闍城,圓形的閣,這種外方內圓,實際上也正符合佛家「曼陀羅」的說法。普陀宗乘之廟,位於山莊北部,是外八廟裡面積最大的。此廟建於乾隆三十二年(一七六七)。「普陀宗乘」即藏語的「布達拉」。也就是佛教聖地普陀山的「普陀」二字;只因乾隆想替母親過八十歲生日,考慮到少數民族也來祝壽,而他們皆信奉喇嘛教,因此仿照布達拉宮建造此廟,俗稱「小布達拉宮」。宮牆蜿蜒氣象萬千須彌福壽之廟,位於山莊背面與普陀宗乘之廟平行,坐落於獅子溝北坡。「須彌福壽」即扎什倫布的漢譯,為了效法順治皇帝接待達賴五世,在北京德勝門外,建西黃寺的先例,乾隆特命人,仿班禪在後藏日喀則的扎什倫布寺的樣子,建造了此廟,供班禪講經。班禪也在此地給乾隆灌頂。須彌福壽廟,有一個很特別的廟碑在山門以北的地方。碑高八米餘,碑座長約四米,雕成一個大龜,周圍刻有龍狀波紋,碑上以滿、漢、蒙、藏四種文字鐫刻,記述了建廟的經過及意義。廟裡的主殿---妙高莊嚴殿,富麗堂皇,氣勢磅礡高可三層的屋頂上,覆以銅製鎏金魚鱗瓦,重檐尖頂,金光閃爍。四道屋脊上,各有上下兩條飛龍,每條龍的重量,都在一噸以上,八條飛龍,金光閃閃,作欲飛向蒼穹之勢,栩栩如生。從這些半月形的廟宇群,眺望北邊的萬壽塔,只見綠色琉璃磚砌成的高塔,上覆黃色的琉璃瓦,色彩鮮豔搶眼;這個琉璃塔是仿照北京香山的萬壽塔而造的,塔高七層,每一層代表一百歲,是乾隆七十歲那年造的,也就是歌頌他的長壽。漫步在塔旁的草地上,遠眺山莊宮墻蜿蜒起伏,宛若長城氣勢,一派塞外風光盡收眼底。外八廟中,我們僅參觀了五個,其他三個正在修復中,還沒開放。不過八中窺其五,已大概知道它們的格式。因對宗教的認識有限,所以看來看去,也只是,知半解而已。█



【1991-02-19/聯合報/05版/聯合副刊】


 #######
張大千、徐悲鴻的畫 泰戈爾、章嘉活佛的字......
達賴喇嘛坐床大典 吳忠信「大功」告成 慶賀卷軸成骨董 待價而沽


記者李漢昌/台北報導



民國廿八年,西藏舉行第十四輩達賴喇嘛轉世坐床大典,中央政府派蒙藏委員會委員長吳忠信率代表團前往主持該大典,他事後花了四年時間,蒐集國內外聞人在此一任務前後,為紀念他圓滿達成任務,贈與他的字畫資料,集成一個長卷軸,如今,該卷軸已被國內畫廊自國外購回,並希望能在國內保存。
由於該卷軸內的字畫均為國內外知名度極高的政界及藝壇聞人所贈,包括印度的泰戈爾、國內的張大千、徐悲鴻、國民政府主席林森,宗教界人士章嘉活佛、虛雲大師等,已成骨董重寶,而且關係史料,中共、西藏流亡政府均在找尋這份資料。


吳忠信委員長篤信佛法,在家中設有「恕庵」,作為晨夕禮佛之所,民國廿八年,張大千為他畫了一幅「恕庵禮佛圖」,圖中清晰可見庭園邊的「恕庵」內有佛像及禮佛者,不久,國民政府主席也親自為這幅畫題額。


那年冬天,西藏舉行第十四輩達賴喇嘛(即現今之達賴喇嘛)轉世坐床大典,中央政府即派吳忠信率領十八人代表團,赴藏主持大典。


任務完成後,吳忠信率代表團返回,途經印度加爾各答時,巧遇畫家徐悲鴻,徐悲鴻當時是應印度詩翁泰戈爾之邀,前往印度國際大學,徐認為吳忠信此行意義重大,於是又畫了一幅「喜馬拉亞景色」送給他。吳並因此也獲得泰戈爾以英文親書的「My best wishes for you and your Country」,此外,印度國民黨領導人尼赫魯亦親筆以梵文題字贈予吳氏。


後來,吳忠信以四年時間,邀得國內聞人戴季陶、于右任、資景德、陳布雷、翁文灝、許世英、胡適、張其昀、洪蘭友,以及章嘉活佛、虛雲大師等分別題字送給他,還請隨行前往西藏的十八人分別簽名蓋章印證。


這幅卷軸內容皆為對他達成任務的肯定及對他崇尚佛法的讚語,還有對林森主席、張大千贈畫的感言等,吳忠信將這些字畫蒐集成一卷軸,留傳後世。後來,這幅卷軸被輾轉送到國外,即將被送入蘇士比廣場拍賣時,在瑞士被台灣的畫廊經營者發現,認為此一重寶不應流亡海外,於是數人集資,高價購回,最近並自香港運來台北。


購畫者表示仍有意出售這份骨董,但不願賣給外國人,他們正在待價而沽。



【1989-10-16/聯合報/03版/焦點新聞】


 ####################
舍利子   


  蔡農



在台灣圓寂荼毘火化的密宗活佛龍塔仁波切,遺骨和舍利子前天由他的侍從帶回印度德里,並將向達賴喇嘛報告圓寂及處理經過。「舍利」或稱「舍利子」是佛家語,為修學佛法者荼毘(火化)後,所得的珠狀物,晶瑩剔透,堅固不壞,代表修行有得的證驗。它的顏色有多種,骨為白舍利,髮為黑舍利,肉為赤舍利。
金光明經上說:「舍利是戒定慧功德所薰修,甚難可得,最上福心。」又說:「是舍利者,即是無量六波羅密所得所重。」所以舍利子在佛教徒心目中是神聖的。舍利子由何而來,目前在科學上還無定論。我國歷代高僧大德多有舍利,民國以來,弘一大師圓寂後獲舍利子一千八百餘粒,太虛大師圓寂也得舍利子四百多粒,在台北圓寂的章嘉活佛,舍利子總數達七八千粒之多,而最近荼毘的龍塔活佛也得數千粒舍利子。


【1985-12-27/聯合報/12版/萬象】


####################
################
章嘉大師圓寂十年 明誦經追念


本報訊



蒙藏委員會及所屬章嘉大師辦事處,訂明(四)日上午九時至十二時,假本市善導寺舉行「章嘉大師圓寂十週年」紀念會,由甘珠法師等誦經追念。
章嘉大師是蒙藏四大活佛之一,歷任國府委員,總統府資政等職,於四十六年圓寂台北。



【1967-03-03/聯合報/03版/】


 回標題頁


##################
西藏問題專家 倪漢今來台


中央社台北二十日電



耶魯大學西藏問題專家倪漢,定明天上午十一時廿分由東京來台。
倪漢是美國研究西藏問題、嗽嘛教及西藏文物的權威,他曾替大美百科全書及其他學術性刊物撰寫有關西藏及嗽嘛問題的文章。


倪漢精於藏文,研究西藏問題已有廿多年,由於他卓越的成就,耶魯大學曾頒給他榮譽碩士學位,已經去世的章嘉活佛,也曾讚揚倪漢是位『了不起的學者』。


倪漢訪華後,將轉往印度和尼泊爾訪問。


【1966-04-21/聯合報/02版/】


 回標題頁



#########################
偷得浮生半日閒


想起了善導寺的香煙鼎盛,章嘉活佛的偉大的葬儀………頓時感覺到這兒的一花一木,彷彿都帶著一些孤苦可憐的樣子,在春風裏幽幽低訴……。

創作者介紹

臺北市北投區奇岩路151號中和禪寺後山章嘉活佛舍利塔需要您的探訪

章嘉活佛舍利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